○●Story 7.你讀●○

 

 

讀篇彩圖1  

該怎麼說呢?

 

人的一生中有很多的不經意,一個回眸、一抹微笑、一道身影、一句話語,都可能左右你我的決定。而當我們做出選擇的那一刻,人生的道路就已經產生了分歧。從今往後,只能不斷的走下去,就算後悔了,也無法回頭。

 

「要完結了嗎?」

 

身後傳來了聲音,一開始莫紫葵以為這是童稚的娃娃音,但經過了這些不可思議的故事後,她才知道,這是這副身體的主人特有的說話方式,帶了點黏稠的鼻音,可又字字圓潤如珠,就像在唱歌。

 

「不,我還有一些細節沒有搞清楚,需要妳的解答。」

 

放在鍵盤上準備打字的雙手停格,莫紫葵轉過頭,望著這個從古書裡出現的神祕少女。

 

三個月前,大四的她正為自己的懷才不遇感到寂寞痛苦。身為一個默默耕耘多年的網路作家,文筆也不算差,可是卻始終沒有人賞識她的才華,作品發表的再多,仍只有個位的點閱數。

 

就在她幾乎要自暴自棄的時候,不小心碰掉了一本從圖書館借來的古書。這本書當初在借的時候,只是覺得挺古色古香的,即便因年代久遠而沒有名字,仍勾起了她想要一讀的興趣,所以沒有當場試閱就直接借走了。沒想到,在這種不經意的情況下開啟了書頁,霎時異相突生。

 

怪風颳起,讓莫紫葵無法出門。在黑暗的房中憑空出現的紅瞳黑髮少女,自稱為零,問她想不想要一個願望?想不想要在平凡的生活裡擁有更多的不平凡,好讓自己的作品更加精采完美,並讓世人認同?

 

那時的她,就像中了催眠般,喔不,或者該說,零說出了自己內心渴望已久的聲音。於是,她答應了,也成為了古書第七位祈願者。當場就被吸入了那本神秘的古書裡,以旁觀者的視角,經歷了先前六位祈願者的故事,甚至在某些時候,還可以聽見他們的心聲,除了零外。

 

在古書的世界裡,莫紫葵過了半年,但回到現實世界才發覺時間不過過了三分鐘,但這短短一瞬,卻彷彿已橫越了千年的流光,恍若隔世。

 

回到了自己的生活常軌,她立刻開始把自己在古書裡不可思議的經歷紀錄下來,整整花了三個月的時間。而在這三個月內,零並沒有消失,反而陪著她一起創作,有時還會在她的記憶錯亂的時候出言提醒,讓紫葵可以更確切的描述每一個情景。

 

奇妙的是,零的存在似乎只有自己看的見,連她的室友從零的身體穿過去的時候都仿若無覺,常讓自己捏了一把冷汗。

 

而如今,這個好長好長的故事已經寫到了盡頭。七個祈願者,就差了她自己。莫紫葵有種預感,當自己的故事完結的時候,零就會離開。因為她的存在,就只是要為自己完成這個願望的,創作出一個讓世人認同的作品。

 

「零,我問妳喔。每次妳出現要實現別人願望的時候,為什麼要說『一個人只有一次改變的機會,要好好把握』之類的話,有什麼特別的涵義嗎?」

 

零一雙血色的瞳眸瞅著她,似笑非笑,「機會是不等人的,這只是一個善意的提醒而已。」她側著頭,想了想,又說,「或許,給予願望有的時候是強制的,因為我覺得這樣很有趣。可是,後面要如何發展,就要看祈願者的選擇而定。」

 

「妳的意思是……祈願者的選擇遠比願望實現來的重要?」莫紫葵有些不敢置信,「不是因為要實現願望得付出代價,所以才會沒有幾個人有好結局嗎?」

 

零交疊雙腿,調整了坐姿,心不在焉地擺弄著自己的裙襬,「就拿妳來說吧。妳認為自己沒法寫出好作品的原因,是因為生活太過平凡單調,而寫文就是要體會於日常細微處。所以,我實現了妳的願望,讓妳見識了古書內許多絕不平凡的故事。但是回歸現實後,妳要怎麼運用這段不平凡的經歷呢?」

 

她微微一笑,用手指捲了捲自己蓬鬆的法國捲黑髮,「妳可以當作是一場幻夢,或者是撞鬼被邪祟,也可以選擇相信。可是,相信後還有好幾條選擇的路在等著妳,妳是要就這樣把它藏在心底,成為一個不可對人言的秘密,抑或是把它寫出來。」

 

零頓了頓,調皮地用手指在空中虛畫了幾條線,就著散發著紅光的分支圖開始講解,「選擇這個詞,本身就已經包含了隱形的代價。換言之,從妳選擇的那刻起,就已經付出了代價。無論是選擇依靠古書實現願望,還是生活中瑣碎到微不足道的小事,無時無刻,我們都在選擇。而這些選擇,也會影響未來的局勢走向。」

 

莫紫葵聽懂了。原來,就算是強迫許願如何佳佳、羅瑀彤、程風,他們若是在許願後做出了另一種選擇,或許結果就會全然不同。何佳佳就算因為季荷的願望而愛上李逸傑,可是她也可以選擇壓抑心中的渴望和楚浩然在一起,過著被人深愛呵護的日子;羅瑀彤如果不要那麼執著於追查校園連續殺人魔,小妍或許就不會死於車禍,顏思齊也不會痛苦至此;程風如果在返老還童後,沒有去見季荷最後一面,是不是就不會再平添無數心傷?

 

如果如果,可惜,這個世上沒有如果。每個人的生長環境決定了性格,還有他們習慣的處事態度影響,所以不自覺地就會去選擇那樣的路,自動遮蔽了其他的解決途徑。直到最後,把自己逼上了死胡同,想要後悔時,才發覺已沒了退路。

 

「那麼,李逸傑最後實現古書願望的時候,又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出現的是葉子凌,而不是妳呢?」莫紫葵又拋出了一個問題。說真的,最後一個故事她自己也寫的有些恍惚,幾乎都是零在一旁提示的。她自己的認知,只怕和小煌差不了多少。

 

「所以,我才說他的存在很犯規嘛。一般人哪會想要要去親書的,他的腦袋到底在想些什麼?」零嘟著嘴,緩緩地浮在空中,長髮與裙襬無風自揚,「其實,除了古書本來時間的規則外,還有個潛規則,就是成為祈願者和見證者後,都已不再擁有開啟古書的資格。所以,一個人只擁有一次改變的機會,錯過就沒了。不過,願望是雙向的,古書能實現人的願望,人也可以實現古書的願望。要不是葉子凌和我共用一個容器,也不會讓李逸傑這傢伙逮到機會!」

 

零說的有些激動,雙頰都變成粉色的,不過又突然消停下來,像是想到什麼,嘴角勾起一抹笑,「不過也多虧了李逸傑,葉子凌堅持出去了一個晚上,就把自己的靈力耗弱的很嚴重,還不知道能不能復原呢。總之,我的這個鄰居現在呈現深眠狀態,身體的主導權自然是歸我了!」

 

「這樣呀。」莫紫葵悄悄地在心裡為無辜的葉子凌默哀,希望七年後,李逸傑真能守諾,研究出一個軀殼讓葉子凌的靈魂回到人世。「對了,連葉子凌都搞不太清楚,為什麼Cloris會喜歡李逸傑呀?他們不是才初次見面嗎?不會真的是一見鍾情那種老掉牙的梗吧?」

 

零搖搖頭,「不是,那是『情緒深染』。因為共用同一個軀體,所以雙方的信息都在不自覺間傳遞給對方,其中最強烈的,就是愛戀的情感。這也是李逸傑為什麼親吻古書也算是實現葉子凌願望的原因。」

 

「哦,是這樣呀。」莫紫葵一邊說,一邊不時以眼角偷瞄電子螢幕。這個小小的動作被零給發現了。

 

「我就在奇怪,妳今天問題怎麼這麼多,原來是在套我的話呀?」零倏地出現在電子螢幕旁邊,盯著莫紫葵放在鍵盤上的手。她剛剛居然背對著螢幕用單手打字!

 

「不可以!古書的規則什麼的,不可以寫上去,快點刪掉!」

 

「不要!」莫紫葵用身體護住鍵盤和滑鼠,「讀者有知的權利!就算有些真相已經沉澱在記憶裡,沒了蹤跡。我這個創作者兼紀錄者還是要刻盡本份還原,這是身為作家的使命,死不妥協!」

 

聽了她的話,零突然停下了搶奪的動作,默默地飄回古書旁,幽幽的說,「也是,就是因為妳能夠傳承這個故事,我才會協助妳的。當故事完結的時候,我也該回到我該回去的地方。反正妳的願望已經實現了一半,至於是否要發表,就要看妳的選擇了。」

 

「也就是說,只要我發表這個作品,就一定會被世人認同嗎?」見到零肯定的頷首,莫紫葵想了想,說,「其實,加上妳剛剛的補述,這個作品的內文已經完成了,可是,欠了一個書名。我想把這個取名的機會交給妳,因為,妳是這個故事不可或缺的主角。」

 

「我來取名嗎?」零驚訝地瞠大血紅色的瞳眸,見到莫紫葵堅毅的表情,知道她心意已決。這三個月的相處,她多少也了解了這個女孩的個性,是怎般的倔強堅定。

 

她閉上眼,前塵往事在心頭流轉,何佳佳的癡、季荷的憎、羅瑀彤的執、程風的貪、Cloris的怨、路亦妍的嗔,以及莫紫葵的求。癡憎執貪怨嗔求,這些渴望都緊繫於一個願字。她給了他們的人生一個轉變的機會,但在紅塵顛簸中的他們,十年、二十年後,又有幾人能大聲的說,對於當時所許的願望,沒有一絲後悔呢?

 

或許,到了那個時候,她再來塵世一趟,親自驗收也不嫌遲。

 

零緩緩地睜開眼,綻放自信美艷的微笑,櫻唇輕啟,「《何該此願》,是這個故事的名字。」

 

人生這條道路如此漫長。我們,到底該許怎樣的願望呢?

 

莫紫葵點點頭,白皙的手在鍵盤上移動,無比緩慢的,在文件標題上打上四個字,何、該、此、願。每打上一個字,她就覺得腦中似乎流過了許多記憶,甘甜的、辛澀的、酸苦的,各種滋味相容,愛恨交織,那是年少歲月裡的美麗與哀愁。她何其有幸,能在青春的尾端,擁有這個緣份,將這些可愛的故事紀錄下來,永久流傳。

 

完成作品後,她雀躍地轉過頭,想向零說聲謝謝,卻沒想到身後空無一人。

 

莫紫葵難掩失落,畢竟這三個月來,幾乎都與零相伴。雖然知道她是從古書裡出來的,一開始也會有點害怕,但實際相處下來,會發現零就只是嘴巴壞了點,其實個性很好的,只是偶爾會有些孩子氣。

 

手指拂過書桌上一塊空白的地方,那是原本擺放古書的位置。看來,零和古書都在作品完成的時候,同時消失了。

 

經過了三個月,少了零的陪伴,莫紫葵重又意識到了眼前的一室清冷。但這回,她不再寂寞。

 

坐回電子螢幕前,她連上網路文站,搜尋到了三個月沒有更新的專欄,將word檔複製到了新增文章上的空白方格,確認無誤後,按下了發送鍵。

 

看著螢幕上顯示的新增文章成功的頁面,她站起身來,伸了一個懶腰,信步走到窗邊。望著窗外淡藍色的半弦月與歡騰熱鬧的街道一景,嘴角不自覺地上揚。

 

經歷了這一連串不可思議的遭遇,她還是有好多的疑惑不明白,像古書到底是什麼、零又從何而來,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實現了她的願望,就如完成使命般消失了呢?又為什麼要讓自己把這些不可思議的故事記錄下來?

 

或許,一切就如李逸傑所言,當人們總想把所有結果都釐出一個確切而合理的答案時,卻也因此扼殺了曖昧朦朧的美。「零」,這個她自己取的名字,早就已經預言了她最後的結局。所以,零才會執拗的,想要自己用故事傳承她曾經存在的軌跡,還有她曾影響過的七個帶有殘缺的青春。

 

心懷柔軟的悵然。在燈光照映下,人群來去中,看著尋常的街景,感受著塵世的喧囂,有種滿足的豐盈感點滴湧上心頭,無比溫暖。久違了三個月,埋首於寫作世界中的莫紫葵凝望眼前人聲鬧騰的景象,明明是看過無數次的景致,但此時此刻,心中流過一絲體悟。她明瞭了。

 

也許,生活中的微小幸福就是建立在這些日常中的瑣碎事情上,即便沒有古書,沒有零,只要境由心生,自然歲月靜好。可惜,過去那個渴望不凡的自己,從沒發現。

 

什麼才是真正的不平凡呢?

 

她望著窗外的明月,毫不在意他人的目光向天空伸出雙手,柔和的月光灑在她的臉上,勾勒著每一絲線條。沐浴在銀白的月光下,她微笑著對著一彎新月,吐出了自己的心願。

 

「真正的不平凡,是無論你看過多少作品,都不會忘記我筆下的這個真實故事。而這個故事的名字,就叫做──《何該此願》。」

 

盼你,有緣得見。

 

─Story 7.你讀 完──

 

 

【香+讀】篇心得分享:

http://paradise.ezla.com.tw/ptopicshow.php?tid=721783&page=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pa 的頭像
mopa

靜茉帕然

mop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