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天的時候,秋風微涼的日子,T大的音樂班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他的打扮古怪,穿著白襯衫黑長褲,臉上戴著半罩白色面具,肩上還停著一隻啃著果核的小松鼠。如此高張奇異的外貌,彷彿來自另一個世界,與周遭格格不入。但觀他言行舉止,率性恣意,竟意外地與他那冰冷淡漠的氣質相符,有如中古時期的貴族侯爵,全身上下散發一種高貴英挺的氣息,一舉一動,都叫人移不開眼。

 

他是樂聖麥拉馬帝斯恩的民間弟子──喬迪亞‧戴爾斯明瑞安。

 

人稱「樂聖」的麥拉馬帝斯恩精通小提琴、薩克斯風、鋼琴、長笛、七弦琴、定音鼓以及雙簧管,自小就是個才華橫溢的音樂神童。而且,他還曾在世足會上,數以千計的觀眾面前,一個人用這七種樂器演奏了一首壯闊磅礡的戰歌,讓當時全世界的人為之沸騰。在最後一個音符熄滅時,他忽有靈感,即席創作了一首歌,立當用他雄厚低沉的嗓音獻給了他最愛的國家。那波瀾萬起的情感,深刻入心的歌詞,風靡了每個人的耳朵,連血液都為之沉醉。從那時起,麥拉馬帝斯恩一夜成名,聽過他的創作的人都成了他最忠貞的信徒,畢生都在等待他那帶有魔力的新作。

 

這樣的一個傑出傳奇的男子,自在樂壇上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力,哪怕一個眼波流轉,都引人猜說。他一生誓言不會娶妻,只願與音樂相伴終生。樂迷都在猜測,他可能會就這樣孤寂終老,畢竟,人到了一個高度,曲高和寡,就不得不孤獨。

 

可跌破眾人眼鏡的,卻是一篇發表在官網上的聲明稿。上頭說明,麥拉馬帝斯恩到亞洲國家遊覽,因緣際會與一名年輕人相投,由其自身思想抱負云云,拒絕了拜師樂聖門下的邀請,麥拉馬帝斯恩不願埋沒這樣的好才華,幾經請託,年輕人才勉為其難地默許成為樂聖的民間弟子,與其定期交流,但並未師承,只是虛銜。

 

這個羨煞眾人的亞裔青年,行事低調,沒人知道他的長相,頗為神祕。只知道樂聖在聲明稿上提到的名字──喬迪亞‧戴爾斯明瑞安。

 

現在這個一度轟動音樂界,如此神祕的人物就在T大音樂班的眾同學面前。挺拔的身影,怪異的裝扮,雖然面具遮住了他的面孔,但感覺上挺年輕。他坐在表演用的高台上,左腿搭在下方的金屬橫條,一手托著下巴,手臂撐在自己的膝蓋,另一隻手則逗弄著剛啃完果核的小松鼠尾巴,神色自若地坐著,無視下方面面相覷的同學。

 

就在台下的吵雜聲愈益喧鬧時,後門打開了,室內突然安靜了下來。音樂班最具權威的蘇西卡教授走過所有同學的面前,迎向每人各種不同的目光,神情有些複雜,她在喬迪亞面前站定,尊敬地問:「我們剛剛已經向樂聖的官方發過通訊確定了您的身份。不過,在學校的人事請調上,並沒有出現您的名字,這樣您所要求的事情,我們恐怕無法配合。」

 

喬迪亞聽見話語,挺起身來,手指優雅地撫摸松鼠蓬鬆柔軟的尾巴,仍舊是低著頭,「行政程序冗長而耗時,等公布了,教授妳覺得還來的及嗎?」

 

抬眸,他牽動嘴角,似笑非笑,「音樂劇《紗麗安娜的喪禮》已經上報學生會,租借場地、器材佈置、公演日期都已確定,可是,你們的編劇與男主角卻失蹤了。現在,根本就是一團亂,也無人能接續劇情。因為除了編劇,你們沒人知道,為什麼要在雙十國慶那天,演出一場喪禮。」

 

偌大的禮堂安靜無聲,所有人的視線都緊盯著他,聽著這個才剛來不到幾分鐘的不速之客一條一條地道出他們現在的窘境。是的,他們今天的全體集會,本來就是為了要討論這部在雙十公演的音樂劇該怎麼辦。身為音樂班的驕傲讓他們實在不想要更動劇本,因為這齣已經發佈名稱的音樂劇已在網路上引起多人關注,就像這個神秘男子說的一樣,大家都想知道,為什麼要在國慶當天演出一場喪禮呢?

 

但此作的編劇在失蹤前從不回答這個問題,只是笑了笑,就保持沉默。出於劇情保密的原則,只有該幕演員能在排練前一天收到自己的劇本,為了要讓絕大多數的優秀同學都能參與,樂隊與製作也有好幾批人。在編劇和男主角前些日子失蹤後,大家努力地拼拼湊湊,卻仍猜不出最後的劇情。而這個在集會開始前突然闖進來的神秘人物,居然能三言兩語地說出他們現在面對的難題,究竟是何方神聖?

 

蘇西卡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心中也有了決定。她在學校多年,又何嘗不知道這公文往來的緩慢,既然他的身份已經官方證實,就算今天改了劇名與文本,只要掛上他的名字,還是會吸引很多大師的樂迷前來朝聖。更何況,她在音樂界闖盪多年,也很想看看,這個年輕的後輩究竟有什麼魅力,能得到樂聖的青睞。

 

而且,他只是開口說了一段話,清朗的聲音就輕易地蓋過眾人的嘈雜,令滿室俱靜。沒有人微笑,沒有人說話,整間禮堂似乎變成了一個小劇場,而喬迪亞,就是這個舞台上最出色的主角,一舉一動,一字一句,都掌握著所有人的情緒。在蘇西卡的漫漫長歲裡,她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人物,能如此地牽動人心。

 

她咳了一聲,打破了彷彿連時空都凝結的魔法,同學們都回過神來,不過所有人的表情都有些訕訕的,不知所措。在大家還來不及反應之前,蘇西卡轉過身,視線越過眾人,開口道:「現在,我把他介紹給大家。這位先生,是樂聖麥拉馬帝斯恩的民間弟子,喬迪亞‧戴爾斯明瑞安。」

 

在一片目瞪口呆中,她又接著補充:「喬迪亞先生未來將會負責《紗麗安娜的喪禮》公演的設計編舞、劇場規畫,同時,也將接手先前陳紗紗同學寫的劇本,以及偉恩‧西伯同學的男主角。」

 

台下一片死寂。過了幾分鐘後,才重又出現窸窸窣窣的聲音。

 

「天啊,你聽到了嗎?他是那個傳說中拒絕樂聖邀請的神祕亞裔耶!」

 

「他看起來和我們差不多歲數而已,就要一個人負責劇本製作、場地演員,自己還要當男主角,我沒聽錯吧?還是說,他是三頭六臂不成?」

 

「他好怪,可是怪的好帥!妳看看剛剛那個發言,那個氣勢和冰冷的威壓,根本就是在威脅教授嘛,真是太酷了!」

 

喬迪亞站起身來,毫不在意同學們的竊竊私語,面具下的嘴泛起了一抹自信的微笑,「一如蘇西卡教授所言,我將擔任《紗麗安娜的喪禮》的編劇籌備、劇場規畫以及男主角。由於十月十日就要公演,考慮到走位、背詞以及演員與樂隊間的配合,我將與各位分工合作,在三天內完成劇本的譜曲及選角。至於編舞、定裝、舞台設計,則會在後來的練習時間一一完成。請問各位有什麼問題嗎?」

 

話音剛落又是一片靜默,連站在一旁的教授也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有,我有問題。」在一片寂靜中,聲音有種突兀的尖銳。一名女孩舉手發問,漂亮的金髮在人群中顯得格外耀眼,「三天內怎麼可能完成譜曲和劇本,再說,角色我們早在先前就已經決定了。我,鐘雪莉,就是負責飾演紗麗安娜的女主角,沒有必要浪費時間重新選角!」

 

台下議論紛紛,也有人跟著附和鐘雪莉。真的,要在三天內完成這些根本就是天方夜譚,就算是樂聖親臨,也是不可能辦到的事。

 

喬迪亞的視線望向出聲的鐘雪莉,她有著一頭亮麗捲翹的金髮,立體的五官,儼然是個混血美女。他居高臨下地打量她,眸光深幽。等到所有人注意到他的沉默,也漸漸失了雜音時,他緩緩地開口:

 

「外貌出挑固然很好,但用化妝也辦的到。既然妳是女主角紗麗安娜,那就唱首歌吧,來證明妳是不是有這個資格。」

 

鐘雪莉揚起了美豔的微笑,嬌氣地說:「行,但如果過了你的測試,我要求增加女主角的戲份。」

 

「沒問題,前提是,妳要有那個能耐。」冷冷的,他還是那句老話。

 

鐘雪莉周圍的人立刻散了開來,空出了一條通道。她趾高氣揚地橫越人群,步上舞台,成為眾人目光的焦點,她挑釁地對喬迪亞說:「那就現在開始吧,你不是在趕時間嗎?告訴我,你要我唱哪一幕,還有詞曲是什麼?」

 

台下出現了一陣陣的抽氣聲。這部音樂劇從編劇失蹤後就一直沒有進度,除了第一幕有詞曲外,剩的都尚未完成。鐘雪莉居然還問他要唱哪幕,這根本就是在下戰書!

 

喬迪亞嘴角仍帶著那禮貌而疏冷的微笑,他別過頭,對站在一旁的蘇西卡要了劇本和詞譜,飛快地翻頁,速度快的就像只是在做個樣子而已。翻完後,他闔上本子,交還給蘇西卡,對著鐘雪莉道:

 

「既然,現在的劇本就只寫到身為伯爵女兒的紗麗安娜會在夜晚和酒徒們飲酒作樂,夜夜笙歌。而另外一位也住在伯爵古堡裡的女佣艾兒紗,則會在白天到山坡上採花入藥,日子單純無憂。那麼,接下來,妳就來表演第二幕吧。」

 

不理會對方一臉錯愕茫然的神情,頓了頓,他接著說,「第二幕的劇情,就是紗麗安娜在酒館作樂時,遇上了人口販子,但被一名神父救了回來。而伯爵卻在此時破產,紗麗安娜為了要維護家族的榮耀,必須要嫁給遠方小島上一個擁有金山銀山的老財主。至於女佣艾兒紗,某天在山坡上邂逅了一個牧羊人,並且愛上了他。」

 

喬迪亞從口袋拿出粉筆,在後方黑板上畫起了五線譜,接著在下方填上了詞。然後,看向台下左方的一眾樂手,微微一笑。

 

「恰好,剛剛有人質疑我是不是真能在三天內完成劇本及編曲,那麼,我現在就來證明。可是,我也同樣質疑被稱為集聚世界菁英於一堂的T大音樂班。在我的團隊裡,只有實力足夠、能夠配合我的人,才能夠留下來。」他優雅地微擺左手,比出一個邀請手勢,「請來一位代表譜曲,誰能寫出合適的旋律,就是首席。」

 

真是太亂來了……台下的樂手有的低著頭,有的交頭接耳。他們還是學生耶,居然要他們作曲!每次公演的編劇和詞曲雖然是由學生掛名,但大多都是由指導教授給引方向,沒頭沒腦地講了一個故事,就要他們寫曲,也太強人所難了!

 

「好像挺好趣的,我可以試試嗎?」

 

眾人的詫異的目光看向音源,發現是個生面孔。他面貌清秀,笑起來讓人覺得很討喜,頭上戴著一頂白色的針織毛帽。左手提著小提琴與琴弦,右手卻拿著拐杖,腳上打著石膏,往前走的時候會一跛一跛的。

 

喬迪亞朝他點點頭,示意他上台。在人群中讓出一條路給他慢慢行走時,喬迪亞走下高台拖了一張椅子到黑板前面,鐘雪莉見狀要坐,卻換得一句冷冰冰的話語,「妳好手好腳的,怎麼還要別人為妳服務麼?」

 

鐘雪莉氣的羞紅了臉,怒氣沖沖地瞪著他。喬迪亞沒有理會她的意思,只是轉過身,專注地看著那個終於走上台的跛腳小提琴手寫了什麼樣的曲。見到他在黑板上畫完了最後一個音符,喬迪亞的嘴角牽起幾個弧度。

 

「你,名字?」

 

小提琴手微微一愣,「我叫顏思齊,剛大二。」

 

喬迪亞點了點頭,轉過身,對著下方開始騷動的同學說道:「你們因為今天的集會所以全員到齊,那麼接下來,我們就直接舉辦角色試鏡。就算是先前決定的人選也要參加,我要確定是否真的恰如其分。而男主角就是我,至於編曲兼樂隊首席就是他,顏思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pa 的頭像
mopa

靜茉帕然

mop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