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 規
※請勿惡意批評或留言廣告,違者恕刪。
※創作與分享皆為個人觀感,若有雷同,純屬巧合。
※轉載文章煩請留言告知並載明出處,感謝。

「嗯,現在七大傳說闖了四個,還剩下三個,與愛情有關的『盛開的愛情樹』先跳過,然後『不存在的一年A班』根本就不知道在哪,也跳過。所以,就只剩下最後一個,位在穿堂的『兩難的抉擇』。」路亦霏興高彩烈的說,活像準備要去遠足的小朋友,「好,煌帥哥,咱們朝穿堂出發囉!」

 

「當然沒問題。」歐陽煌立刻開始帶路,因為再過十分鐘就是凌晨二點了,要在通路大風吹前趕到,不然到時又會功虧一簣。

 

離開學校泳池後,不知道是因為冷水讓大家的腦袋變得比較清醒,還是因為洗去了一身噁心的血汙,眾人的心情都顯得很好,完全沒有受到陳博瀚單獨脫隊的影響。

 

經過了所有人的集思廣益,綜合先前逃命的可怕遭遇,總算推論出了他們所要尋找的目標,就是位在校園七大傳說之一的「召喚陣」。只要破壞了召換陣,維持結界的靈就會消失或回去。許薇雅這個剛死的怨魂所設下的結界自然不攻自破!

 

而且,許薇雅因為沒死很久,所以力量不夠,需要依靠校園傳說來提升自己的能力,所以只要避開有關情愛的相關傳說,就能夠降低傷亡。像剛剛他們掉落的泳池就是傳說之一,但因為與愛情無關,所以並沒有碰上什麼危險的事。

 

至於「血色走廊」,那是個例外,畢竟徐韓莉就是構成的主體嘛!

 

顏思瑩一邊釐清思路,一邊俐落地打開歐陽煌指定的門,轉頭問道:「那麼小霏,你可以先說一下什麼是『兩難的抉擇』嗎?反正現在不在穿堂,故事本身也與愛情無關,許薇雅應該不會有反應才是。」

 

路亦霏扶著跛腳的艾婷,揚聲道:

 

「這個傳說,我個人是覺得有點瞎啦。簡而言之,就是有一個男學生二一被退學,盛怒之下卻不怪自己不用功,反倒怪老師刁難他,故意不給他過。所以,他就在學校穿堂開記者會,當眾問校長和老師給不給過,不給過就喝硫酸自殺!

 

「可是制度就擺在那邊,那個男生不過是事實。老師和校長很兩難,正想好言相勸曲線救國,孰料卻被男學生看了出來,就當著所有人的面,喝下硫酸自殺。食道三度灼傷,搶救未果。完畢。」

 

她一說完,在場的人一片靜默。還真的是一個很瞎的故事。

 

「哦,所以說,『兩難的抉擇』指的是老師和校長,而不是那個主事的男學生囉。」歐陽煌想了想,說。

 

「我倒是覺得老師和校長好無辜。不過幸好沒有開先例,不然以後大家都不要念書了,直接帶硫酸去強迫老師給過就好。」顏思瑩倒是挺贊同校方的做法。

 

久不語的艾婷緩緩地說,「我倒是覺得,像這種只活在自己世界裡的男生,老是以為自己是世界中心,所有人都應該要順著自己,不知道為什麼,讓我覺得很像某個人。」

 

艾婷真是今天的冷場王,不管她做什麼或說什麼,總是噎的人難以接話,氣氛也瞬間搞僵,真是不可思議。

 

顏思瑩看了滿臉傷痕的她一眼,手上開鎖動作不停,心思卻開始琢磨她的話。她一番話意有所指,「只活在自己世界裡的男生」是想指涉劈腿沒膽的陳博瀚,還是不願出手相救的歐陽煌。

 

她勾起一抹笑,反正不管這位學姐說些什麼,就是想要分化他們這群學弟妹,不是嗎?

 

這一瞬間,顏思瑩將受了重傷的艾婷再度劃入危險名單……喔,名單裡應該還有一個人才對。

 

歐陽煌。

 

她才不信這個自稱是靈媒的傢伙只有認路和使符這點能耐,在那張嘻皮笑臉的優質臉皮下,一定還隱瞞了些什麼。

 

「最後一扇窗後,我們就要開始『兩難』囉!」她所擔心的傢伙一腳踢破了窗戶,露出紳士般優雅的微笑,對她伸出手,「思瑩美女,怎麼在發呆呢,需要我為妳服務嗎?」

 

她快速打掉了他的手,俐落地翻過窗,卻發現好友和學姐都呆愣的望著講台上。

 

顏思瑩朝她們凝視的方向望去,看見了一個只剩下半顆頭的女孩身影。耳聽著歐陽煌的輕浮的口哨聲,不禁幽幽地嘆了一口氣。

 

前途堪憂呀。

 

○●

 

「我是來給你們指點一條生路的,只是看你們願不願意走。」

 

站在穿堂講台上,許薇雅的半邊臉在微笑,似乎在努力的釋出善意。但說實話,面對只剩下右頭顱的怨靈,臉上還刻滿了密密麻麻的小字。就算她生前再清秀,此刻看來還是有夠毛骨悚然。

 

「說說看,是什麼樣的路?」歐陽煌嘴邊也嵌著笑,黑眸裡卻沒有溫度。

 

許薇雅優雅地跪坐於地,頗有世家小姐的風範,但在現在的情況下,說有多不協調就有多不協調。

 

「只要一個人,只要一個人代表就好。」她打了一個響指,他們前方的地板突然碎裂,顯出了一個深洞,半徑約莫一尺,黑暗幽深連光線都照不見底端。

 

她頷首,無比認真端莊的說:「你們四個人中,只要推舉一個人進入這個洞裡,剩下的人就可以無條件直接到達有召喚陣的那個傳說去。」

 

見到眾人驚詫的目光,許薇雅微微一笑,溫柔的說:

 

「是的,一切一如你們猜想的,召喚陣和『憑依物』密不可分,只要破壞了召喚陣,其餘的人都可以出去。這是『泳池怪』告訴我的,看你們的表情……思瑩學妹似乎有些東西沒有和你們說呢?」

 

被點名的顏思瑩感受到身上投來的數道灼熱目光,如芒刺在背,有些不安。

 

她好像隱隱約約知道許薇雅想要幹嘛了。

 

許薇雅沒有理會台下自己造成的詭異氛圍,掩著嘴,輕笑,「當然,進入這個洞裡的人,一輩子都會出不去。她會以第三者的身分,永遠地待在這個地方喔……」

 

微頓,她笑容漸深,「最後,看在同是平和高的學生,學姐送你們一個小禮物……」

 

她又打了一個響指,所有的通道,無論是門窗或櫃子等都應聲破碎,但後面卻已不再是可來去的走廊,而是一把把武器,在月光映照下,發出森冷的藍光。

 

「那麼,學姐在此敬祝學弟妹們,武運昌隆。」

 

許薇雅低著頭,微微欠身,揚起一抹陰冷的笑,緩緩地消失在虛空中。

 

歐陽煌首先回過神,走到了一旁的窗戶,拿出一把散發著寒意的等身三叉戟,不禁嘖嘖出聲,「這可是鬼差用的高檔貨,這許薇雅真是不簡單,連武器都準備好了,還武運昌隆咧!」

 

「很明顯的,她是要我們自相殘殺。」顏思瑩有點抱歉的說,「各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不告訴你們我有遇到『泳池怪』的事,因為……我實在不想讓大家擔心。」

 

她望著距離自己好幾步的好友,路亦霏緊抿著嘴,眼裡寫滿了防備和懷疑。

 

顏思瑩知道,在這種情況下有所隱瞞,就像她懷疑歐陽煌一樣,別人自然也會質疑她。連相處過數個月的好友路亦霏都如此,更遑論這種不得不並肩作戰的組合。

 

「學妹,妳不用道歉,反正道歉也沒用了。」艾婷搖了搖頭,拄著傘,一跛一跛地朝洞口走去,「我知道你們的感情很好,不用爭,也知道要進去的一定是我。」

 

她滿是傷痕的臉自嘲似的笑,流下了兩行清淚,「我為了那個糟糕透頂的男人變成了這個樣子,出去之後還能活嗎?沒了美貌,又必須要殘廢,不如讓我死的有價值點。」

 

顏思瑩看了有些不忍,雖然這個學姐先前想要陷害他們,但現在卻自願犧牲以減少傷亡。如果艾婷沒有如此做,說不定經過方才許薇雅的蓄意挑撥,她早就已經成為眾人撻伐的對象。

 

「其實,什麼都沒有,至少別人就不會貪圖你的美麗或者是姣好的身材。交到的朋友也一定是最知心的,因為他們不會因為妳的外表而忽視了妳的心……」

 

她上前,想要攙扶行動不便的艾婷,順道分享自己小時的經驗談,好讓她的心裡舒坦些,不會再執迷於外在。

 

至少,也要先把自暴自棄的艾婷給勸回來。誰規定他們非得要按照許薇雅的劇本走的?

 

「以前,我曾經很胖,連班上的男生都罵我是醜肥豬,可是我卻也因此結交了不少真心待我的朋友。這世界之大,相信妳一定也可以遇到真心待妳的人,所以,不要太過灰心……」

 

顏思瑩很小心地挑選用詞,只說好的部分。她沒說的,是她小時被霸凌的很嚴重,天天回家都抱著洋娃娃哭,甚至還妄想成為洋娃娃。後來,更是努力的節食減肥、雷射除斑,才變成了現在這副玲瓏清麗的模樣。

 

然後,以前那些鄙視嘲笑她的人,又跑回來諂媚追求她,讓顏思瑩有種說不出的噁心。對於人性無比失望,所以總是習慣性地孤身一人。

 

「謝謝妳,學妹妳真好……」艾婷停下腳步,對她漾起一抹甜美的扭曲微笑,「既然妳人這麼好……就代我去死吧!」

 

咦?顏思瑩瞠大雙眼,反應不及。電光石火間,艾婷舉起手中充作拐杖的紅傘朝顏思瑩戳去,傘花頓開,她的身體被傘面往後狂推,直往洞口去!

 

「不!小瑩──」距離幾步遠的路亦霏驚慌地大聲吼叫。顏思瑩看見她往自己的方向衝了過來,速度飛快,但是來不及──她會先掉下去的!

 

噹啷。金屬落地的聲響。

 

霎那間,一股強大的力量拽過她的手,將顏思瑩拉離洞口,就在她以離心力旋過半個身子時,眼角的餘光撇見了向前飛去的艾婷。

 

「早就在防了,學長姐都愛玩推人這招!」

 

不知何時出現的歐陽煌用右手將艾婷往洞裡推,用左手一把將踉蹌不止的顏思瑩扯進自己懷裡,力量因為一推一拉而平衡。

 

「哇啊──不要──」艾婷的身體從洞緣墜落,她不禁地失聲尖叫。

 

「喝!」

 

路亦霏在千鈞一髮之際,手指勾到了艾婷頸上的長絲巾,阻止了下墜之勢。但絲巾似乎承受不住一個人的重量,居然在漸漸地拉長,纖維一根根地斷裂!

 

顏思瑩推開歐陽煌的胸膛,看向地面剛剛發出金屬聲源的物品,原來是三叉戟。難不成歐陽煌的速度這麼快是用三叉戟來撐竿跳嗎?他的跳躍力也未免太好了吧!

 

但現在不是研究這件事的時候。她奔到了好友路亦霏身邊,心有餘悸地望向洞口,看見了艾婷的雙手緊緊地搭在絲巾和脖子之間,眼睛爆凸,臉頰發青,很顯然地吸不到空氣。

 

再這樣下去,艾婷會因為窒息而死的!

 

「路亦霏,放手。」歐陽煌也跟了上來,冷冷地看著洞內,在他的眼中,艾婷的身子被很多的怨鬼所拉,所以絲巾才會不斷地拉長,因為承受不住這麼多鬼的重量。

 

他簡單的解釋道,「下面有東西拉著她,妳不放手的話,就會親手勒死她。既然下場都是死,讓她死前好過點,好歹可以呼吸新鮮空氣。」

 

心中滑過一絲了悟。顏思瑩忽然懂了,可是她卻寧可永遠不要懂。

 

顫顫的,她說,「這才是許薇雅給我們的『兩難的抉擇』,先挑起爭端讓大家自相殘殺,再選擇要讓學姐勒死或者是摔死。」

 

歐陽煌皺眉,神情有些不悅,「許薇雅連這點都料到了嗎?好討厭的感覺喔。」

 

「小霏,放手吧。讓學姐好好去。」她的手搭上路亦霏的。小霏的手上都是汗,顯然已經快要抓不住了,「放手吧。」

 

路亦霏別過頭,悲痛地大吼一聲,任由柔滑的絲巾一吋一吋地從自己的掌心溜走。

 

艾婷的眼睛瞬間恢復正常,她倒吸了一口氧氣,立刻失速墜落,她驚慌地朝上方的光明哭喊,「救我──學妹!救我──」

 

砰沙!

 

她撞上了一個柔軟的東西,幫艾婷擋住了下墜的衝勢。她有些緊張地摸了摸身下的觸感,柔膩嫩滑,似乎還掐的出水,這種觸感怎麼那麼熟悉呢?

 

黑暗中,似乎有什麼毛茸茸的東西搔上了自己的臉,麻麻的,癢癢的,讓人有點想笑。但當她聽到那個東西熟悉的聲音伴著難聞的惡臭與腥味撲鼻而來,艾婷不僅笑不出來,還渾身戰慄。

 

「許薇雅真沒唬我呢!歡迎回到『血色走廊』,我親愛的小三……」

 

「徐韓莉,對不起!原諒我!這一切全部都是陳博瀚害的!不關我的事──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穿堂。

 

顏思瑩輕抱著嗚咽哭泣的好友,她現在似乎也只能用這種方式給予溫暖了。即便她認為艾婷如此三番兩次的陷害不厚道,但這並不代表她就應該死。

 

面對許薇雅刻意的殘酷布局,其實他們四人只要不要衝動,就不會落入她的圈套,一切說不定還會有轉機。

 

可是,就是因為一開始彼此不相識,這樣倉促成軍的隊伍,每個人自然都藏了點什麼,對他人有所防備,根本就沒有互信互賴。畢竟,被莫名捲入到厲鬼結界的他們,都非自願的。

 

許薇雅雖然力量不夠,卻很聰明。她深諳此道,才會用一個如此簡單的挑撥,巧妙地顯出他們本來就存有的嫌隙。

 

或許,只要艾婷不使詐,她就不會死了。即便顏思瑩在心底有點小小的認為這樣的結果,也可說是她咎由自取。

 

但不喜歡一個人,不代表就可以眼睜睜地看著她死。

 

就算時間匆促,畢竟曾經相處過。哪怕她看的再透,對人性絕望,還是傷感難免。

 

更遑論天真單純的路亦霏。

 

對小霏而言,艾婷相當於是死在她手中的,無論是勒死或者是摔回血色走廊,確實是她人生中最「兩難的抉擇」。

 

見洞口慢慢的閉合,也關去了艾婷求饒的尖叫聲,以及徐韓莉瘋狂的笑聲,只餘一片死寂。

 

歐陽煌很難得的等路亦霏的心情平復些後,才開口說道:「許薇雅不是說只要讓一個人進入洞裡,就會讓其他人直接到召喚陣所在的傳說地嗎?怎麼現在一點動靜也沒,不會是在誆我們吧?」

 

隨著他的質疑,地面倏地出現一個比剛剛大上三倍的洞,甚至還可以看的見洞內的風景。他們這個角度是俯瞰的視角,彷彿他們站在學校上空似的。

 

「這個是……晨清樓和聖夜樓的上空……」顏思瑩向下打量,站起身來,向後退了幾步。這個高度好高!

 

「許薇雅……不會要我們跳下去吧?」路亦霏嗚咽地說,眼睛紅紅的,還帶了點哭音。

 

「從晨夜之間跳下去,劃破陰陽的意思嗎?」歐陽煌挑了挑眉,「我越來越好奇是怎樣的傳說,要讓許薇雅如此的保護了。」

 

「所以,真的要跳?」顏思瑩有些驚慌,她剛剛才差點被推進洞,對洞口之類的東西很沒好感。再說,這個高度到地面少說也有二十層樓耶!

 

「我會怕……」路亦霏很抗拒,下意識地往後挪移幾步。

 

「怕也沒用了,妳們看四周。」

 

歐陽煌用下巴努了努。她們這才發現三人周圍已經被不知何時冒出的多隻巨型拉拉熊包圍。但這些熟悉的拉拉熊卻不復平日的可愛印象,反而面露兇光,眼睛血紅,彷彿與他們有血海深仇的樣子。

 

「是一開始的拉拉熊,隔了這麼久,居然又冒出來了。」

 

顏思瑩蹙眉,放開啜泣的路亦霏,冷靜地站起身來,警戒的環伺週遭,開始注意這些拉拉熊哪一個有影子。今天的突發事件太多了,感覺遇到敵襲都已經可以淡定處之,驚嚇神經早已麻痺,只剩下理智在運轉。

 

如果她的猜測沒錯,這些會影分身的拉拉熊跟最初出現的相同,都不屬於許薇雅的控制範圍,而是來自未知的第三方。

 

「怎麼辦呢,這回看影子找真身的方法可能不太管用了……」歐陽煌苦笑,緩緩往洞口邊緣靠近,從口袋裡掏出最後一張黃符備戰,「沒有任何一隻拉拉熊有影子,根本不知道本體在哪裡。」

 

「什麼?」顏思瑩心驚地再次確認,的確每隻拉拉熊都沒有影子,「這又是怎麼一回事?那我們要怎麼破解?」

 

「小瑩……」路亦霏淚眼婆娑地望著周圍的拉拉熊,聲音還有些哽咽,「是不是我眼花了,我怎麼覺得拉拉熊的眼睛好像變得更紅了……」

 

「完蛋了,牠們在累積能量,是有這麼想讓我們跳進這個大洞嗎?」

 

「那我們該怎麼辦?」顏思瑩聽了歐陽煌的話有些慌,突然想起之前被腳步聲追逐的情景,無助感自心底升起,「你那張符在這種情況可以用嗎?」

 

「無法解決本體的話,最多只可以抵擋一次攻擊。」歐陽煌捏緊手上的符咒,計算著拉拉熊噴射紅光的時機,有些不悅地抿起唇,「雖然很不想讓對手稱心如意,但如果想要活下去,就只剩下最後一個方法了。」

 

顏思瑩立即領略他的意思,「所以說,還是要跳?即便這很可能是許薇雅設下的陷阱?」

 

他面色凝重地點點頭,「一次解決一個麻煩。眼前這關過了,再來操心剩下吧。」

 

此時,拉拉熊眼中紅光齊發,強大的氣流挾帶能量往他們襲來。歐陽煌將最後的黃符往上一扔,紅光彷彿被黃符吸引似的,瞬間偏離軌道,朝黃符撲去,爆出燦亮的火光,烈焰熊熊。

 

「我們快走吧,省的被波及。」不由分說地牽起她們的手,他漾起一抹促狹的笑,「放心吧,我一定會保護好小姐們的。」

 

身處驚人的火流能量之中,二女尚未反應過來,某靈媒就已經抓著她們往洞裡跳去。頭上傳來巨大的爆炸聲,餘波將三人的頭髮吹亂。連慘叫都還來不及,眼前場影瞬換,腳底已實穩地落地。

 

原來剛剛的高樓景象,全都是幻覺。

 

顏思瑩膽戰心驚地甩開歐陽煌的手,正想賞他一顆暴栗,誰要他這麼胡來!卻見眼角閃過一絲粉紅,在半途中頓時化拳為掌,接住了那抹粉色。

 

看清了手上躺著的粉紅色櫻花瓣,她霎時瞭解了。

 

原來隱藏著召喚陣的傳說,是七大傳說之六──位於西側門百年櫻的「盛開的愛情樹」。

 

○●

 

「這邊是……西側門?」歐陽煌轉頭看了看四周景物,「所以隱藏著召喚陣的傳說,是『盛開的愛情樹』囉?」

 

路亦霏愣了愣,才從剛剛場景轉換的高度差中回過神來,「喔,居然是這個傳說……我覺得這個傳說還挺甜蜜的,感覺很正常說。」

 

顏思瑩望了好友一眼,看到她臉上還有未乾的淚痕,有些心疼,「小霏,妳還好吧?」

 

路亦霏點點頭,露出一個小小的勉強笑容:「嗯,對不起。讓你們擔心了。」

 

「妳的話……我還比較不擔心。」歐陽煌移動腳步,許薇雅並沒有直接把他們送到百年櫻前,而是西側門的位置,和那棵傳說中的「愛情樹」有些距離,「我比較擔心的是,『盛開的愛情樹』是怎樣的故事呢?」

 

「現在可以說嗎?」

 

路亦霏徵詢的目光望向歐陽煌,歐陽煌面露戒備的頷首,表示許可。

 

清清嗓,她款款說道,「相傳,只要情侶把兩人共同喜愛的物品放在百年櫻下,如果在那天晚上,兩人在夢中都夢見了櫻花盛開,隔天放在樹下的信物又消失的話,就代表櫻花精靈承認了他們的戀情,愛情也一定會開花結果……」

 

微頓,再補充,「據說,曾經有個校友因為和愛上的對象身分懸殊,一個是總經理,一個是基層員工,所以就回到母校共同對百年櫻許願,並放了拉拉熊做為兩人愛情的見證。最重要的是,他們兩人真的最後就在一起了,直到現在都很幸福美滿喔……」

 

「聽起來還蠻不錯的,為什麼許薇雅會選在這裡呢?」顏思瑩有些疑惑。

 

「不知道,反正我們只要過去,就會知道了。」歐陽煌深深地看了路亦霏一眼,托著頰,若有所思地望著遠方無花無葉的枯樹,現在並不是櫻花的季節,「畢竟人家都親自把我們送過來了,沒道理不來迎接吧。」

 

「等等。」顏思瑩突然出聲喚住前方的兩人,路亦霏和歐陽煌停下腳步,狐疑地回首。

 

她走上前,拉住了自己的好友,把路亦霏護在身後,無視好友的頻頻追問。顏思瑩的目光轉向歐陽煌,帶著懷疑與敵意。

 

經過了剛剛的「兩難的選擇」,她知道,有些東西不可以再忽視不管。顏思瑩很想要選擇相信這個如貓般慵懶淡漠的少年,可即便感覺他並沒有懷著惡意,但他的身上還是存在著太多的不合理。

 

面對最後的關卡,她很擔心,自己對他的不信任,會不會被許薇雅利用。讓他們之中,又出現另外一個艾婷。

 

「歐陽煌,你到底是誰?」

 

用極其嚴厲冰冷的口吻,顏思瑩再次問道。此話一出,氣氛丕變,連路亦霏都靜了下來,詫異不能言語。

 

歐陽煌勾起一抹懶洋洋的笑,讓她想起了初遇的時候,他的笑容彷彿沁著溫柔的月光,讓人不自覺地卸下心防。

 

「我說過了,我是安宮的少主,也是靈媒。」

 

「可是,就像陳博翰學長所言,你的話,無人可以佐證。」她一字一字地說,面無表情的。

 

的確,從頭到尾,歐陽煌的存在就像是及時雨。在她遇到鬼擋牆而慌亂不已的時候,翩然現身,然後告訴她,他是靈媒,他能認路。

 

所有的規則,從空間結界到半個鐘頭的通道大風吹,他全部都瞭若指掌。那個奇妙的召喚陣,也是他說要問書靈的,可是問題是,書靈她又看不見。顏思瑩只聞其聲不見其形,誰知道歐陽煌是不是會腹語術,專門用來騙她的。

 

顏思瑩在游泳池畔時,除了歸導出只要破除了召喚陣,就可以讓結界消失的結論外。同時也發現,歐陽煌這個靈媒的所作所為,都太過理所當然。

 

他先帶著自己去圖書館,發現召喚陣,找書靈,然後又和眾人一起去校園七大傳說。他的每一步都那麼的有順序,就像是早就已經排演好了,只是在等他們的到來。

 

越是推想,顏思瑩越是心驚。當時她遇到鬼擋牆和拉拉熊時,已經有點亂了套,失了理智。一聽到歐陽煌能夠找到正確的路,就如同溺水之人緊緊地攀附浮木般,除了因為自己的原則和自尊外,直覺性的就是要跟隨著知情的人行動。

 

更別說歐陽煌的表現又是那麼的遊刃有餘。面對艾婷流血不止的腳,他想也不想直接就用火燒止血。

 

他在這短促的時間中,隱然成為他們這群人中的領導,主導著他們的方向,帶著他們走進明知是陷阱又非得跳進去的七大傳說。

 

結果,就是遇到了一次又一次許薇雅佈下的天羅地網,用貓捉老鼠般的惡劣方式,一點一滴地耗弱他們的體力和心神,也造成了陳博瀚的離開,以及艾婷的死亡。

 

「你明明知道,學長姐一聽到你是靈媒,一定會跟上來的,那為什麼還要說?」

 

如果歐陽煌不想要讓別人委以重任,他可以從頭到尾都裝死,不要說,讓陳博瀚和艾婷以為他們只是普通的高一生。如此一來,他們就不會心存希望地跟上來,最後又落得個送死的下場。

 

見他沒回話,顏思瑩繼續提問:

 

「你口口聲聲說你是靈媒,能溝通鬼神,但我一個也瞧不見!更不知道你是怎麼知道結界的規則,什麼通道大風吹、什麼書靈、什麼七大傳說……真的不是我想要懷疑你,但真的全部都是你在說、你在帶路,可是現在我們已經損失了兩個人。」

 

歐陽煌雙眼微瞠,似乎有些訝異的樣子。顏思瑩不管他,繼續說:

 

「而且,你的出現太過理所當然,理由更是奇怪。什麼叫作『睡到放學沒有人叫醒我,一醒來就變成這樣了』。當時我暫且放過沒有探究,現在才發現漏洞一堆。還有,為什麼就只有你的環錶有正確時間,甚至還可以重傷許薇雅。那麼,你為什麼不用?你就那麼不想要我們逃出生天嗎?

 

「……重點是,你明明知道,在這種情況下有所隱瞞根本就無法合作抗敵,可是你對於自己的能力還是沒有言明,甚至還利用學長姐當白老鼠,好試出傳說中的隱規則。現在我們五人的隊伍,只剩了三人,下一個你又想要犧牲誰?是我,還是小霏?」

 

 

「我說,妳是不是誤會了些什麼。」

 

歐陽煌有些懊惱地撓了撓頭,面露難色地望向表情如冰的顏思瑩,「我知道這一切看起來真的很湊巧,但如果我說,這都是經驗使然,妳會信嗎?」

 

顏思瑩緩緩地搖搖頭。

 

他苦笑,「結界運行的方式是我在遇到妳之前觀察出來的,為此我還耗費了一張符。學長姐問什麼,我自然誠實回答呀,為什麼要說謊呢?反正他們會有今天,也都是咎由自取,我不過是旁觀事態的發展,因勢利導出傳說中的規則,好增加無辜的人的生存機率,這有什麼不對嗎?

 

「睡到放學也是真的。我天生的靈力很強,並不容於混濁的現世,為了不被汙染,所以就用這個環錶和耳飾來封印住自身的力量,但因為靈力沒有一個合適的出口,所以就變的異常嗜睡。我通常白天上課都在睡覺的,然後晚上會幫委託人接一些case,賺一點外快……」

 

他拿出了口袋裡的環錶,然後撥了撥頭髮,露出右耳上帶著的銀質耳骨。

 

「所以說,這兩樣東西是用來封印和保護的,或許可以讓厲鬼有所損傷,但絕對不可能用來對付厲鬼,畢竟這本來就不是這樣的用途。再說,我如果蓄意要接近你們,帶你們往死裡走去,也會選一個更好的理由,不會誠實的這麼可笑……啊!」

 

歐陽煌像是想到什麼般,突然驚呼一聲,托著下巴沉吟良久,接著露出了瞭然的微笑,讚許的目光投向顏思瑩。

 

「雖然妳不相信我,讓我非常傷心。但是也拜妳所賜,讓我想清楚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他的笑容加深,眼神無比深遠,「的確,妳的懷疑我也想過,真的太理所當然了。」

 

「什麼意思?」

 

「當書靈正要說出傳說所在地時,學長姐和妳的好友就突然出現。因為學長姐是許薇雅鎖定的目標,所以按照隱規則,那個老頭子不得出手相助。我們才會只得到了校園七大傳說這樣的線索,也沒有確切目標,不得不實際走一遭。可是,妳不覺得有一點很奇怪嗎?」

 

他走向她,顏思瑩下意識地帶著路亦霏後退了幾步,不想與他太過接近。

 

「平和高中創校不過六十幾年,連這棵百年櫻也是移植來的,那麼,哪來這麼多血腥恐怖的七大傳說?美術班的『血色走廊』也好、音樂教室的『情書的烙痕』也好,甚至是穿堂的『兩難的抉擇』,這幾個傳說若是真的,在過去的年代一定會被報導,會眾所皆知,甚至於連待的久一點的在校生也一定知道。但是,高三的陳博瀚和艾婷卻顯然不知情……」

 

顏思瑩想起來了,在為艾婷包紮時,陳博瀚曾對歐陽煌怒言相向,認為他根本是在帶他們去送死!那個時候陳博瀚好像說:

 

『都是你!說要去什麼校園七大傳說的,結果呢……才經過了兩個,婷就已經變成了這樣,大家也全身是傷!什麼書靈什麼線索的,也全部都是你在講、你在分析!路也是你帶的!誰知道你跟那個許薇雅是不是一夥的,要把我們全部往死裡帶……』

 

自己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強烈地防範歐陽煌的,但如今被歐陽煌一點醒,才發現自己和陳博瀚都存在一個盲點,書靈和路確實都是歐陽煌在說的,但歐陽煌並不瞭解七大傳說的內容……

 

『再說,我如果蓄意要接近你們,帶你們往死裡走去,也會選一個更好的理由,不會誠實的這麼可笑……』

 

有一個人,自己對她毫不保留,存在的理由也很理所當然,而且出現的時點還剛好打斷與書靈的對話。當他們一籌莫展不知七大傳說是什麼的時候,也是她出面提供的,連細節都知之甚詳。

 

鬼擋牆加強版的腳步聲、會影分身的巨型拉拉熊怪、隱藏召喚陣的校園傳說『盛開的愛情樹』、未知的第三方……所有線索的關連性在電光石火間被她串起,宛如舊電影重播般歷歷在目,許多藏在微小細節裡的違和感紛紛得到了完美的解答。

 

而這些解答的真相,就只有一個。

 

寒意從腳底向上蔓延,顏思瑩覺得自己好像被人潑了一桶冰水,連開口說話都顫抖。

 

她緩緩地回過頭,抽開手,瞪著自己的好友,路亦霏。

 

「小霏,妳是怎麼知道校園七大傳說的?」顫顫地,她問。

 

空氣瞬間凝結。

 

過了彷彿一個世紀那麼久的時間,顏思瑩的周遭靜的可以聽得見自己心跳的聲音。但她還是執拗地注視眼前熟悉的臉龐,心底還是有一點不相信,可是卻由不得她不信。

 

當你懷疑一個人的時候,連她的同情心都會一起質疑。無可否認,路亦霏的大愛,才是真正讓他們險些全軍覆沒的元兇。

 

如果在「血色走廊」,她沒有去救學長姐,或許他們三人就可以像最初對書靈承諾的一樣,能夠置身事外。

 

是因為她深知自己雖然待人冷漠,卻對好友極為護短;然後歐陽煌又不知怎的,特別的喜歡耍弄自己。就這樣,路亦霏救人,顏思瑩因為掛心好友跟上,歐陽煌又因為自己也緊緊相隨。一個人扣著一個人,最後全部都拖下水。

 

關鍵,就是自己最相信的友人。

 

「還有,妳的影子也露了餡,不是嗎?」

 

歐陽煌看著面無表情的路亦霏,很適時地插進話頭,「當我們最初面對會影分身的拉拉熊時,有找到牠的本體,但是後來遇到的拉拉熊卻沒有一隻有影子,說明本體並不在他們之中。也因為情況緊急,所以我沒有及時想到,有影子的本體極有可能隱藏在理所當然的地方,一直光明正大的跟在我們身邊。」

 

本體一定不會離分身太遠,不然控制的力量會倍減。如果,所有的拉拉熊都只是影分身,本體一定就在他們附近才能方便控制。

 

而人,本來就是有影子的,所以越是理所當然就越不會被懷疑。但若是這唯一的假設成立,這也意味著,他們所深信的人,早就在不知不覺中遭到替換。

 

終於,路亦霏甜甜一笑,這是個令人無比熟悉的笑容。如今,卻顯得如此陌生。

 

「不愧是煌大人和小瑩姐姐,居然能夠發現到我。我本來覺得我和路亦霏的個性挺相像的,所以才特別選擇扮成她的說。」

 

她往前走了幾步,舉起手,周圍場景瞬進,一回神,三人已位於百年櫻下。她走近光禿禿的櫻樹,將額頭靠在褐色的樹幹,帶了點眷戀,說:

 

「和小瑩姐姐在一起,果然玩得很開心呢……不過,最後還是得回來這裡……這個,我死掉的地方……」

 

一陣夜風吹過,她抬起頭,旋過身,轉向曾經並肩作戰過的夥伴。身上的制服短裙隨著她的動作,在半空中漫起一朵墨色的花,在中途轉變顏色,就像被暈染似的,原本的白衣黑裙成了黑衣白裙。那是平和高的冬季制服,卻是他們不曾見過的款式。

 

與此同時,她的身上發出了細微的白光,身形漸縮,成了一個約莫十二、三歲的小女孩。頂著微捲的妹妹頭,睜著水靈靈的大眼,對他們露出可愛甜美的笑。手上抱著一隻半身高的拉拉熊。

 

她雙腳微曲,用一隻手拉起裙襬,朝錯愕的二人行了一個禮。

 

「煌大人、小瑩姐姐,這應該算是初次見面吧。我叫做櫻花草,請多指教。」

 

櫻花草身上的白光未歇,如同點點螢光般灑落在她腳下的地面,緩緩地勾勒出一個無比熟悉的圖騰,十三芒星。

 

那難道就是他們要破壞的召喚陣?

 

見到兩人無比震驚的表情,櫻花草帶著興味的童稚微笑,促狹地補上一句:

 

「同時,你們一直在尋找的東西,就在我的身上喔。」

 

原來,真正的「憑依物」一直都在他們身邊!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接下來後面的章節會用「密碼」鎖結局,請參考「密碼提示」填上正確答案。放心,題目都很簡單,只有您有看文,就一定會知道答案的^^

 

如果不知道解答的話.......請不要說您有看過這部作品,我也不會回答=.=

 

若是您家電腦或瀏覽器無法在空格內輸入中文的話,請先在「記事本」或「word」等文書軟體打上答案,再使用「ctrl+c」、「ctrl+v」複製貼上就可以了。

 

以下範例:

 

密碼提示:此作品的系列名?(ex:xxxxx)←這是提示答案有幾個字

文章密碼:能不思煌瑩

 

那麼,祝各位閱讀愉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pa 的頭像
mopa

靜茉帕然

mop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緁
  • 你真厲害,還會寫小說!
  • 興趣所在,歡迎入坑^^

    mopa 於 2013/05/26 22:47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