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後。

 

某個知名作家的簽書會上排著長長的人龍,人雖多,等待簽名的讀者們卻井然有序,沒有喧嘩推擠,最多只是小聲的交頭接耳。令本來以為要辛苦疏導人群的服務人員在一旁樂的清閒,甚至還拉了幾張椅子聚在一起聊是非。

 

「莫老師,我非常喜歡妳的作品,以後我一定會繼續支持的,加油!」

 

「老師,妳什麼時候會出新作?距《何該此願》完結後已經七年了,我們都乖乖地蹲在坑裡等著妳的文喔!」

 

「請妳一定要繼續努力寫文,我們都很期待《何該此願》的相關作品呢!」

 

莫紫葵臉上帶著官方優雅的微笑,對著每一個讀者的熱情支持說謝謝,並且一一回答了每個人的提問。簽書會內容同她七年前猛地竄紅時所發表的說詞幾乎一模一樣,就像在老生常談,連她自己偶爾也會感到有些無趣。

 

七年前的那段奇妙的遭遇,為她的作品注入了鮮活的元素,既文藝又奇幻,還有些極細微的現實與人性。她當時所許的願望確實實現了。《何該此願》大紅大紫,連著七年都是常銷書,被翻譯成各國語言,全世界有數以萬計的人認同並肯定她的作品,並且熱烈期待她接下來的創作。

 

可是,莫紫葵已經寫不出來了。

 

每當夜闌人靜時,她盯著word的文件,雙手放在鍵盤上,想要打些什麼,可是腦袋裡卻一片空白。而硬擠出來的東西就和以前一樣乏善可陳,精彩度完全無法與《何該此願》相比。

 

七個年頭,二千五百多個日子,她白天享受著成名的光環,夜半卻得面對自己的腸思枯竭,就這樣煎熬地過了七年。在歲月的長河裡,七年不長不短,卻讓她漸漸了解,原來,她不是個創作者,而是個紀錄者。

 

她能將別人的經歷寫的絢麗繽紛、多姿多采,卻沒有辦法自己創造出一個夢想中的溫柔盛世。

 

可是,面對千萬讀者的期待,莫紫葵實在不想讓他們失望,只能不斷地說,自己已在著手寫下一個作品了,《何該此願》已完結了,不會有續集喔。就這樣,用著虛假的微笑欺騙著讀者,也欺騙著自己。

 

也或許是因為這份心虛與愧疚,讓她比其他的作家都更謙和,連讀者群都受到了影響,每回簽書會上都是寧靜祥和的氣氛,不急不躁。說來,還真是個美麗的誤會。

 

今天要簽書五百份,莫紫葵力持著完美的笑容,臉部的肌肉開始有點酸,她一邊進行著反射性的動作,微笑、簽書、感謝、微笑、握手,一邊在腦中計算讀者人數,終於到了最後一個人時,會場也空蕩蕩的,她有種劫後餘生的感覺。

 

她微笑,為眼前身材挺拔的戴帽男子在書上簽名,然後笑著感謝他對自己的支持,就在她把右手伸出去老半天都沒有回應時,疑惑的抬起頭,卻對上了一雙比黑曜石還要更加深邃的眼眸。他眼裡彷彿有另一個世界。

 

莫紫葵的手停格在半空,愣住了,無比震驚,除了呆呆的望著他連天使都會自慚形穢的完美容顏,連呼吸也無法。不知道過了多久,她只覺得整個浩瀚塵世都消逝了,天地之間似乎只剩下自己和他,腦中亂哄哄的,理不出頭緒來。

 

終於,他移開了他的視線,莫紫葵如獲特赦般大口喘著氣,臉頰火燙,自己剛剛居然完全沒有呼吸。她瞥了一眼會場,發現服務人員都聚在一起聊天,沒人發覺到這邊的異狀。

 

看著戴帽男子線條優美的側臉,還有臉上若有所思的神情。她撫著起伏的胸口,艱難的問,「你是……李逸傑?」

 

為什麼古書世界裡的角色會出現在這裡?她明明就有問過零這些人是不是真的存在的,零也跟她說沒有呀。後來又思及古書世界裡的人事物實在太過奇幻,要在現實世界裡發生的難度係數實在太大,所以就沒有深究。難道說……

 

李逸傑點了點頭,轉回目光,視線灼熱的像能燃燒,「《何該此願》的作者,莫紫葵,幸會。」

 

她嚥了嚥口水,嗓眼乾澀,「你是真實的?何佳佳、楚浩然、季荷、羅瑀彤、樓軒宇、程風、顏思齊都是真的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真人嗎?」

 

他愣了愣,隨後低低地笑了起來,讓莫紫葵突然覺得自己的問題很蠢。李逸傑都站在自己面前了,還有什麼好問的。看來她被零騙了七年,居然還深信不疑。

 

「你來我的簽書會不可能是要簽書吧,你到底想要做什麼?」有些惱怒地,她問。

 

微微一笑,他答,「我想請妳幫我紀錄一個故事。」

 

聽到可以記錄故事,李逸傑笑容的殺傷力完全被莫紫葵可以取材的狂熱欲望忽略不計。她跳了起來,無比興奮地問,「是什麼類型的故事呢?」

 

李逸傑對她猝然暴起絲毫不為所動,偏著頭想了想,說,「應該可以算是……現代聊齋吧。」

 

「鬼故事嗎?」莫紫葵渾身一顫,有些恐懼地瞥了他一眼,視線飄移,「那就太遺憾了,我會怕耶……所以,你恐怕得另請高明了……」

 

「不需要,不會恐怖。」他瞬間截斷了她的話,澄澈的黑眸堅定的望著她,「這是一個很歡樂的故事,很適合妳紀錄。」

 

聞言,莫紫葵更加疑惑了。很歡樂的鬼故事?那是一個怎樣的故事呢?還是由天才李大神金口保證的絕不恐怖?

 

略略思索,她邁開步伐,在前方領路,帶了點雀躍的小跳步,「那麼,請你跟我到會客室,我再慢慢地聽你細說。」

 

聽見後方跟上的腳步聲,莫紫葵難掩心中的好奇與喜悅,腳步不自覺地加快。在進入會客室前,她不經意地抬首,望著會場上的透明穹頂,有種微妙的預感,又有一個精彩離奇的故事將在自己的手上完成。

 

臉上掛著滿溢的微笑,今天,陽光燦爛。

 

──《何該此願》全文完(2012.1.11)──

冒天發文完結日:2012.2.3

痞客邦發文完結日:2012.11.2

○●

 

一個故事的結束,是另一個故事的開始。想要知道那會是怎樣的靈異故事嗎?

 

歡迎進入《能不思煌瑩》的世界,在此靜候您的收藏──

http://paradise.ezla.com.tw/modules/article/articleinfo.php?id=158379

 

※冒天的《能不思煌瑩》即與痞客邦的《Ghosting》內文相同,只有標題不同,請注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pa 的頭像
mopa

靜茉帕然

mop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