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小帥哥,你愛我嗎?

 

喔不,我在你的眼中看不見愛。

 

你的心中從來沒有我。

 

 

 

想和我聊聊,與我到月光下走走嗎?

 

想要撫摸我的臉,加個擁吻,好嗎?

 

沒有問題,但這很昂貴,代價很高,

 

不過,真心想要就不覺得貴。

 

 

 

想說甜言蜜語的話,我已聽膩。

 

想要愛情的話,謝謝光臨。

 

那種愚蠢又沒有意義的遊戲,請找別人來陪你……」

 

 

 

葉子凌上場的時候,令所有的人驚艷。緊貼的戲服勾勒出她穠纖合度的曲線,一朵朵玫瑰色的緞帶花落在純白的長紗裙上,更襯得膚白若雪,美麗又性感。她眨著一雙嫵媚動人的丹鳳眼,坐在酒館的吧檯上,未著鞋襪,晃盪著凝脂的玉足,與一個小夥子親暱的調情,說不盡的曖昧。她的歌聲高亢甜美,就像是稠的化不開的蜜糖般,讓人有些消受不起,渾身不由自主地顫抖。既為她的美貌,更為她那完全符合劇中角色紗麗安娜的聲音。

 

 

 

這時的她,宛如魔女,輕易地攫走在場觀眾的呼吸。讓他們的心,只能隨著她的一顰一笑而跳動。

 

 

 

台下眾人中,最吃驚的莫過於音樂班的高年級生了。他們原先以為自己能夠登台,卻沒想到碰了一鼻子灰,丈二金剛摸不著惱地坐在觀眾席,然後一回過神來,公演就突然開始了。而本來讓他們以為會出大糗的女主角葉子凌,卻出乎意外的跌破了他們的眼鏡。這樣出塵魅惑的歌聲與驚心動魄的美貌,完全不像平日裡很容易虛線化的她。這個宛如紗麗安娜化身的絕色美女真的是葉子凌嗎?

 

 

 

表演還在繼續。弟妹們跑進酒店,找到了他們美麗的姐姐,四個人合唱「送給姐姐的婚禮!」,在紗麗安娜沉思許久,終於點頭的那一刻,場景再次變換。女佣艾兒紗和自己的閨密西翠分享著心事,西翠在質疑雇她們來打掃的伯爵府是否已一貧如洗,而艾兒紗則想起了那個山坡上英俊帥氣的牧羊人,還有他那隻有著兩個尾巴的變種羊。

 

 

 

當輾轉難眠了一晚,終於盼到了清晨,她開心地唱到「他送給我的小小羊,雪白羊毛,兩個尾巴,踩踏行路脖上鈴鐺響叮噹」的時候,所有的人都不自覺地彎起嘴角,彷彿被她純真無邪的笑顏與清靈宛轉的歌聲給感染了,心裡也湧起一股想要知道艾兒紗的情郎是何方神聖的好奇,究竟是怎樣的人能讓這個單純可愛的小女傭如此的心心念念呢?

 

 

 

喬迪亞所飾演的牧羊人洛克一上台,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他的微笑讓人心動,當他望向台下觀眾席的時候,人們幾乎忘記了呼吸,只能目瞪口呆地看著這個造物主的奇蹟,腦袋裡什麼也沒法想。

 

 

 

「昨晚夜裡,寒風冷吹,

 

路旁的櫻花都凋謝,滿山的青草都枯萎。

 

親愛的,漫漫長夜,妳是否想我入睡?

 

 

 

夢裡見妳,淚流滿面,

 

我猜想,或許,我們之間,值得更完美的誓言。

 

但很遺憾,我給不起,

 

我能給的,都是謊言。

 

但是,說真的,

 

親愛的,看見妳,就是我最好的安慰。

 

 

 

我多慶幸能在這個沁滿芳香的藥草坡上遇見妳,

 

能知我,懂我,彷若這兩個尾巴的羊咩咩。

 

妳從不要求諾言,我們都知道會幻滅。

 

承諾的金貴,在於難以實現,

 

所以,我們之間請不要有誓言。

 

因為,親愛的,妳已遠比任何承諾都珍貴。」

 

 

 

他在唱歌。他的歌聲讓人無法思考,彷彿陽光般,溫暖洋洋,無從招架,只能任其滲進耳朵裡去,滲進每一個毛孔裡去,滲進每一根骨頭裡去,充滿了四肢百骸,連心底最深處也溢滿春光,無可抑制地沉醉其中。就像跟牧羊人洛克一般,中了愛情的迷毒,連掙扎也放棄,由著自己的心不自覺地魂牽夢縈。

 

 

 

這一次,喬迪亞沒有隱藏自己的力量。平時,為了配合其他表演者,他會適時地收斂自己的能量,甚至為其他人低迴。但今天不同,他全心全意的投入,將所有的一切獻給了最完美的舞台。他在台上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帶著魔力,瞬間席捲了每個人的心,沒有放過任何一個。

 

 

 

此刻的他,不是喬迪亞,也不是李逸傑,而是從故事裡走出來的男主角洛克。如此真實而自然的存在。

 

 

 

他與葉子凌同台對唱,唱著甜美的情歌,訴道對彼此分別一夜的思念,一如戀愛中的男女,分分秒秒離不開對方。台下觀眾都被他們兩人無懈可擊的演技、台詞、歌聲所打動,驀然想起了自己初戀時最純真美好的青澀時光。

 

 

 

在劇本裡,紗麗安娜有雙重人格。因為潛意識裡想要逃避撫養自私弟妹與維護家族榮譽的責任,所以誕生了另一個純真無垢的至善人格──女佣艾兒紗,並且與隱藏小公爵身份的牧羊人洛克相戀了。以本質而言,紗麗安娜妖媚而世故,艾兒紗單純而天真,兩個人格擁有截然不同的氣質。但初登台的葉子凌卻毫不怯場,情緒間的轉換相當完美,詮釋的絲絲入扣。紗麗安娜知道艾兒紗的存在,可艾兒紗仍活在自己美麗的小天地中。

 

 

 

「小小的艾兒紗呀,再容妳存在的久一些吧。

 

我無法同情,也無從毀滅妳,

 

因為,妳是我永遠無法企及的美夢。

 

 

 

再多一點的妳,少一點的我,

 

此消彼長,我能不能就不用再擔起這麼多?

 

 

 

為了艾兒紗,

 

親愛的洛克,我將無法觸碰你的臉頰,

 

沒法再摸一摸兩個尾巴的小小羊,

 

也不能和你並肩坐在藥草坡上再一次把風箏放。

 

 

 

所有有關於你的一切,

 

對紗麗安娜而言,都只是癡心妄想。」

 

 

 

葉子凌上前一步,美麗的臉孔蜿蜒著透明的淚,神色淒艷,左手放在自己的心口,痛苦的說出那句刺痛扎人的台詞。

 

 

 

「因為,你是我永遠無法企及的美夢。」

 

 

 

這個「你」,已不再是另一個人格艾兒紗,而是牧羊人洛克。

 

 

 

沒有必要特別解釋,因為觀眾席已經傳來了哭泣的聲音,彷彿也感受到了紗麗安娜的心碎,就在大家急於知道接下來的劇情時,光束暗了下來,到處可以聽到人們的嘆息聲。第一幕結束,燈光突然掃向一樓的觀眾席,眾人以為是個小小的失誤,所以沒在意。但站在幕簾後的喬迪亞卻看得相當清楚,他緩緩地舒了一口氣,並沒有看到那兩個人,真是太好了,還可以自欺欺人地繼續演下去。

 

 

 

第二幕開場。一開始的場景在酒館,紗麗安娜如同過去的無數個夜晚,在弟妹為她準備的宴會前夕尋歡作樂,綻放自己最後的美麗。但,這個深夜卻不比尋常,她固定的行為模式被人口販子鎖定了。不知情的她,喝下了帶藥的酒,昏了過去。此時,樂隊突地轉了幾個顫音,本來歡樂糜爛的氛圍被危險恐懼取代。幸好,紗麗安娜被山坡上那座灰色教堂的神父路易士給救了,度過了這場危機。

 

 

 

「美麗的小姑娘,請您務必要小心,

 

自古以來,貌美總容易被覬覦妒忌,

 

平凡一些,再平淡一些,

 

如井水般微瀾的人生,反而更能過的自在平安。」

 

 

 

在紗麗安娜謝過神父後,回到了伯爵府準備招親的晚宴。當她盛裝出席,宛如白薔薇般的美貌驚落無數眼球,令在場男性貴族為之瘋狂。而在這其中最為富有的,是一個遠方小島上擁有金山銀山的老公爵,年已七十,髮禿齒搖,派了自己的侍從將求婚帖送來,表明願娶紗麗安娜為妻。

 

 

 

為了弟妹,和維繫家族的榮譽,紗麗安娜答應了。當然,這也意味著,女傭艾兒紗必須要和牧羊人洛克道別。

 

 

 

「對不起,我愛你,

 

可是我已沒有辦法和你在一起。

 

與你一起談天放羊做風箏的日子如此美好,

 

我會珍藏在心,永遠也不會忘記。

 

 

 

美夢易碎,幸福易幻滅,

 

一覺醒來,才發現所有的一切都只是過眼雲煙。

 

而你做給我的每個風箏,哪怕飛的再高,也飛不到永遠。」

 

 

 

艾兒紗被紗麗安娜保護的很好,她不知道原因,只知道得要和洛克訣別。她把洛克做給她的風箏在藍天白雲中放飛,代表他們已經兩清了。洛克望著在舞台之上飛翔的風箏,神色落寞,幽幽地望著舞台那端的艾兒紗,深情而苦澀的唱。

 

 

 

「若能什麼都不愛就好了,

 

這樣,我們就不會相遇。

 

把彼此都從生命裡剔除,

 

妳的微笑、聲音、行跡,全都抹去。

 

或許,妳我都會比相識前幸福。

 

 

 

雖然我不知道原因,

 

但容我提醒,妳眼中的火焰並未熄滅,

 

妳還是愛我的,只是心已不相信。

 

 

 

若妳執意分離,我不介意,

 

我會用妳所希望的方式,成全妳。

 

 

 

謝謝妳曾給予我太美好的過往記憶,

 

一切的一切,我都會珍藏在心,永遠也不會忘記。

 

 

 

但是,

 

對不起,即便分隔兩地,我還是會思念妳。」

 

 

 

這一段聽來極淺淡而含蓄,但卻令台下觀眾人愁思百結,傷心欲絕。在這刻骨離別後,本來兩人就該永不交集。紗麗安娜就得嫁給年逾七十的老公爵,而艾兒紗理當消失。

 

 

 

至於,跟隨侍從出來送婚帖的小公爵洛克聽聞下屬的奏報,得知薩茲坎伯爵府已是空殼和其兒女在領地的種種惡跡後,也準備開船回島,告知老伯爵這個消息,力勸父親不可娶紗麗安娜。

 

 

 

誰知就在此時,薩茲坎伯爵突然暴斃去世,招親晚宴一結束緊接著舉辦伯爵的喪禮,所有的貴族自也留下來哀悼。先前在晚宴沒有出現的小公爵洛克這回也出現了(因為那時候他在做送給艾兒紗的風箏),沒想到卻見到了紗麗安娜,雖然氣質不同,但他卻不會忘記那張臉。原來,紗麗安娜就是艾兒紗。洛克隱忍著怒氣,把紗麗安娜帶出喪禮,問她為何要欺騙他,卻沒發現,他們已被神父路易士跟蹤。

 

 

 

「相信風箏、小羊、親吻,

 

愚不可及。

 

現在,你見了我,

 

想必也不會再相信。

 

 

 

是紗麗安娜又如何?是艾兒紗又如何?

 

那都是我,

 

接不接受,隨你。

 

只要我信我自己,就不會後悔嘆息。

 

 

 

你臉上那是什麼表情。

 

生氣?唾棄?厭惡?

 

很好的答覆,因為我就是這樣的人。

 

就算為了榮譽犧牲,我也如同尋常少女渴慕戀情。

 

 

 

別那樣看我,

 

對我這樣的人失望只是浪費感情,

 

覺得噁心的話,請你離開。

 

反正總有一天,你的眼裡也會追逐起其他新星。」

 

 

 

望著紗麗安娜離去的背影,洛克心碎了。他本來以為離開艾兒紗,是一種成全,可以讓他們的關係終結在最美的時候,回想起來都是甜。卻沒想到在這場伯爵的喪禮上,意外地發現紗麗安娜是雙重人格的事實。這在那個時代是天大的罪,會被視為女巫,受火刑的。但他還是愛著艾兒紗,卻又畏懼即將嫁給父親的紗麗安娜,心中矛盾的無以復加。

 

 

 

此時,樂隊充分地表現了他內心的狂風暴雨,在小提琴激烈地伴奏中,舞台降下了紛飛的細雨,濡濕了他的衣衫,更襯顯出他獨身其中的悲涼。他看著台下觀眾,眼中透著望穿靈魂的深深心傷。他沒說任何台詞,但淒楚的神色卻輕易地撩撥了每一個人的心弦,身子不由自主地顫抖。他微微啟唇,像是想說些什麼,卻終究沒說。或許,是因為一切的情感盡在不言中,欲訴還休。

 

 

 

在淒淒煙雨中,燈光漸暗,光束看似不經意似地掃向二樓看台,有些人因為不適應光線而瞇起了眼睛,但沒多說甚麼,誰也不想在這個時候分神。

 

 

 

黑暗的舞台上,喬迪亞嘴角勾起,緩緩地退場。或許,那兩個人真的不會來了,這樣,真正的喪禮,就不會有需要開始的必要。能夠唱到曲終人散,自然是最好的。

 

 

 

第二幕的最後一個場景接續。神父路易士聽到了他們的談話,向教廷舉報了紗麗安娜是魔女,理當受火刑。在雷聲隆隆中,氣氛驟變,令所有觀眾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光源突斷,陷入一片黑暗,伸手不見五指,人們小聲地交頭接耳議論紛紛。過了一會兒,燈光漸亮,照亮了每個人臉上期待的表情,但在看到舞台上落下的大紅布幕時,又轉為聲聲嘆息。

 

 

 

原來,已經過了兩個小時,到了中場休息的時候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pa 的頭像
mopa

靜茉帕然

mop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