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背景:虛構的蘭提斯特王國中部,薩茲坎伯爵古堡

 

第一幕

 

─第一場─

 

(幕啟,舞台上燈光全滅,一片黑暗中,右方傳來歌聲)

 

莫爾:()

「夢想易碎,幸福易幻滅,

龐大的財富隨意揮霍仍會枯竭,

想的再美,終歸還是只能向現實妥協。」

 

(轟一聲,傳來雷響和大雨聲,燈光閃閃滅滅地打向舞台左方,那有一張灑滿鮮花的嬰兒搖籃,擺擺晃晃)

 

「我出生在狂風暴雨的夜,

是家裡的第一個男兒。

 

美麗的姐姐與我相隔七個年歲,

那個雷雨轟鳴的夏季,姐姐都抱著我,陪我睡。

 

可是,誰又知道,

在我之後,還有三個弟妹出生。」

 

(光束漸漸集中,落在莫爾的身上,他向前走了一步,帶著眼鏡,舉止斯文地捧著一本書)

 

「小時我常常同姐姐把書看,

大家總誇我靜的下性子,來日定順安。

 

但是,誰又猜的到,

未來我會成了領地裡令人聞風喪膽的蛇神牛鬼。」

 

(莫爾扔掉眼鏡和書,從身後抽出一把道具劍,兇惡地朝觀眾揮舞。此時,舞台漸暗,響起許多奔跑的腳步聲)

 

「夢想易碎,幸福易幻滅,

沒有一個人能真正的如同白紙般純潔,

面對現實,說不定榮譽還能維持的更久遠。」

 

(腳步聲停止,舞台燈亮起,背景是破舊的古堡,地上零散地放著許多鍋碗瓢盆,接著滴滴答答的落水。莫爾和三個弟妹手拉著手,被老僕人們簇擁著)

 

莫爾的弟妹們:()

「今天是個雷雨天,哥哥正在回味從前。

曾經父親薩茲坎的名字赫赫有名,為王國贏回無數功名;

如今父親成了賭徒,金錢的奴隸,連供養母親都忘記。

 

先王賜予的領地,現在只剩下一塊小小的土地,

坐吃山空,再優渥的資源也將耗盡。

 

山坡上的教堂像個灰撲撲的警鈴,

左敲右響,喚不醒父親的心。

 

姐姐終日跑個沒影,僕人連尋找都放棄。

這裡沒有金銀,只有虛名,找不回過去的曾經。」

 

(老僕人和莫爾也加入合唱)

 

「夢想易碎,幸福易幻滅,

看著曾經威武慈愛的伯爵日漸萎靡憔悴,

我們知道終於瞭解,貪心的下場,就是什麼都不見。」

 

(老三蒂琪麗突然抬頭,發現牆上有一根金燭台,立刻拿起石頭將之敲下,弟妹一番搶奪,莫爾和老僕人在一旁冷眼旁觀。直到三人都累的打倒在地,莫爾才撿起地上的金燭台,高舉)

 

莫爾:(另一手揮劍一一的比向弟妹)不是已經說,知道貪心的下場,就是什麼都不見。既然如此,為什麼還要敲下最後的金燭台?父親還沒死,不要太過囂張!

 

蒂琪麗:(抹抹臉,起身)我都餓了三天了,跟著父親半丁肉都不給,姐姐聽說也流連在酒店裡,遍尋不著。屋頂年久失修都漏水了,吃不飽住不好,誰還管金燭台象徵什麼家族榮譽!榮譽能吃嗎?能讓我不會再挨餓嗎?

 

(瑞秋和安東尼聞言,也哭了起來)

 

瑞秋:(一邊哽咽一邊說)二哥,我好餓好餓呀……我沒像你那樣有力氣,可以搶別人的食物;也不像大姐,美的可以讓所有男人心甘情願奉獻。賣了金燭台,至少讓我們弟妹可以做一個飽死鬼。

 

安東尼:(一邊哭一邊大吼)填飽肚子,至少還可以歡天喜地的迎接明天!

 

莫爾:少哭哭啼啼了。你們以為我不知道你們捱餓的定義就是沒吃到大餐嗎?隨便去路邊挖草根、啃樹皮,都能餵飽自己。再說,就算賣了金燭台換了錢,也會成了爸爸口袋裡的賭資。你們這麼大聲吼叫,會嚇到受聘的女傭的,這樣別人就會知道我們伯爵府已經破產了。

 

蒂琪麗:不是本來就破產了,有什麼好怕人知道的。

 

安東尼:就是,我就不懂。為什麼我們明明沒錢了,還要裝闊。最近,還請了這麼多女傭來幫忙整理古堡,二哥你到底葫蘆裡在賣什麼藥?

 

莫爾:這你們就有所不知了。再十天,我們的古堡要舉辦宴會,你們可要重新拾起貴族兒女的禮節風範,少再這樣冒失冒失的!

 

瑞秋:二哥,你在說笑吧!是不是你的那掛酒肉朋友要來吃喝,何必要如此慎重?我要的不多,記得留一隻羊腿給我就是。

 

莫爾:不是那種的宴會!是燕尾服、晚禮裙、美酒佳饌、觥籌交錯,真正的上流貴族的宴會。

 

蒂琪麗、瑞秋、安東尼同時驚叫:什麼,我們哪裡來的錢?

 

莫爾:(亮了亮手中的金燭台,微笑)不是還有這個金燭台嗎?

 

蒂琪麗:(指著莫爾)你這是在騙我們!不是說金燭台象徵家族的榮譽,而爸爸也還在,不可以太囂張嗎?

 

莫爾:(聳肩)那又是誰說榮譽不能填飽肚子,不如賣了燭台,我們就不會挨餓了嗎?

 

安東尼:就算賣了金燭台也不是長久之計,撐得過這個月,也不見得熬的了下個月。若真要賣的話,我們也要好好從長計議。

 

莫爾:這我已經想好了,比做小本生意更萬無一失。只要用賣金燭台的錢來舉辦宴會,讓那些年輕貴族見到姐姐的美貌,一定都會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畢竟,我們的姐姐可是蘭提斯特之花呢!

 

(台上響起一聲雷鳴,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望著莫爾,有人還吹起口哨。最小的瑞秋暴跳起來)

 

瑞秋:(用力指著莫爾)天呀,你居然連姐姐也想賣了,然後靠有錢的姐夫過日子。你別忘了,小時候姐姐曾抱著你睡覺,只因為你怕雷;還曾陪著你念書,只因你想她陪。做人怎麼可以這樣忘恩負義?

 

安東尼:(做阻止貌)二哥說的有理,姐姐已經十九歲,早到適婚年齡了。此時不嫁更待何時?難不成要等她人老珠黃嗎?

 

蒂琪麗:而且父親又不管事,姐姐雖然愛玩,但卻最疼我們,一定會願意的。

 

莫爾:不錯。人人想到我們家,就會想到父親薩茲坎伯爵却除海盜的功績,還有大陸中部的廣大領地。幸好爸爸花錢還是大手大腳的,所以外人都不知道我們只剩下一塊小小的地。

 

瑞秋:這不是欺騙嗎?

 

莫爾:當然不是。我總不可能在給各地貴族的邀帖上寫「薩茲坎伯爵的所有財富只剩下一塊小小的地,和一座宛如空殼似的破城堡,以及虛無飄渺的功名」吧。再說,十天後的宴會也不是婚禮,而是為姐姐尋找合適的對象。這樣對我們都好。

 

安東尼:既然決定了,我們大家還在這邊爭些什麼,快點吩咐女傭加快打掃進度,多在城堡放一些鮮花裝飾,然後,就是我們這次計畫最重要的重點──

 

蒂琪麗:找姐姐?

 

瑞秋:姐姐在哪?

 

莫爾:還會在哪?都這麼晚了,當然是在酒店流連囉!

 

(所有人一哄而散,往舞台兩端跑開,只留下最小的瑞秋單獨在台上,主旋律響起,燈光一盞盞地緩緩朝瑞秋集聚)

 

瑞秋:()

「姐姐是蘭提斯特人民公認的最美薔薇,

但如今,為了填肚子,

這朵麗花,又該淪落何天?

 

想要體面卻沒有錢,

只好在未來的日子裡同二哥欺人求安。

我們這些孩子,就像離了樹的葉,

母親早逝,爸爸負累,還能有什麼怨言?

 

幸福難見,夢想難實現,

生活品質的完美,離我們太遙遠,

我們所剩的唯一籌碼,就是賣姐姐。」

 

(燈光熄滅,瑞秋退場的腳步聲響起。在一片黑暗中,人聲吵嘈,進入第二個場景──酒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pa 的頭像
mopa

靜茉帕然

mop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