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們現在到底該去哪裡?」

 

在聽從歐陽煌的指示,繞了好多個令人眼花的彎後,顏思瑩再也忍不住地問。為什麼她感覺這樣更像在繞圈子?

 

「我們先去圖書館吧。」跟在她身後的歐陽煌,一派閒散地說。

 

「圖書館?」顏思瑩倒抽一口氣,腦海中瞬間閃過一個人,「完蛋了!小霏說不定也被困住了!」

 

歐陽煌挑眉,「妳朋友也還在學校嗎?這麼晚了,妳們該不會也睡過頭吧?」

 

「當然不是。」她沒好氣的回道,「我和小霏是為了要趕明天的報告才申請留校的。後來我們各自分開,約定好七點要在圖書館繼續努力。結果她傳簡訊給我,要我回教室幫忙拿資料,因為她要買的店家排隊很長。嗯,算算時間,她可能也已經回到圖書館了……」

 

顏思瑩掏出通訊機,看了一眼上面的時間,不禁驚叫道:「七點零一分,時間怎麼可能都沒有走!我的通訊機壞掉了嗎?」

 

歐陽煌聳肩,理所當然的說:「這很正常呀。在結界領域中,所有的東西只具形體,最初的功能都已經錯置或喪失了,除非是具有特別用途的物品才能倖免。」他舉起手腕上閃著銀光的古樸環錶,「像我的這個錶就有受到保護,所以時間才能與現實同步。現在的正確時間應該是七點五十三分才對。」

 

顏思瑩點點頭,就身體感覺上來說,這個時間的確是比較靠譜些。

 

「不過,有件事情我有點在意。」

 

歐陽煌無比自然地拿過顏思瑩的通訊機,滑了幾下,找到路亦霏當時傳給她的短訊。接著,從口袋裡掏出一張半焦的黃符,貼到了通訊機上,黃符瞬間熊熊燃燒,歐陽煌的表情也有些凝重。

 

「看來,是我猜對了。」他將通訊機湊到顏思瑩眼前,嘆一了口氣,「妳那個叫做小霏的朋友根本就沒有傳簡訊,是有人特意要把妳們分開。只是,不知道對方要對付的到底是誰?還是另有他人?」

 

顏思瑩瞠大了眼,不敢置信地瞪著空空如也的簡訊匣。通訊機的時間已經回復正常,但仍舊沒有信號,顯示不在服務範圍。

 

「歐陽煌。」她出聲輕喚,拿著報告資料的手指頭有些發冷,「如果……小霏要我拿資料的簡訊根本就不存在的話,那麼我現在拿的東西又是什麼?」

 

「不知道。我只是靈媒,又不是神明,怎麼能夠透視那裡頭裝的是什麼呢?」

 

歐陽煌有些煩躁地揉了揉頭髮,加快腳步,與她並肩行走,「不過我們最好要快一點到圖書館,亂拿東西簡直就跟找死無異。但既然已經拿了,那就大勢已去,只能想辦法趕緊彌補。」

 

隱藏自己的害怕,她回到原話題,再度發問:「那你又怎麼會知道是圖書館?」

 

歐陽煌指示她翻過一堵矮牆,「我知道現在這種情況對妳這種靈力幾乎等於零的人來說,一定會很不安。但是在我眼中的學校,空間扭曲的很厲害,所以才會造成鬼打牆的情況,不管這是不是針對我們,還是只是倒楣被捲進來……總之,要在扭曲的空間中找到路已經是一件很困難的事了,更遑論是看清力量的源頭在哪。」

 

顏思瑩抓住他話中的語病,懷疑的問:「既然你說,你看不清力量的源頭在哪,只能夠勉強找路,那麼為什麼又會是圖書館?」她加重語氣,厲聲問道:「不要老是閃躲我的問題,給我乖乖回答!」

 

不知道為什麼,自從和歐陽煌一起合作尋找源頭後,顏思瑩就一直有種很無力的憤怒感。這個傢伙說話老是一直歪樓離題畫錯重點,讓素來直往慣了的自己有氣不打一處發,變的很不像自己。

 

「猜的呀。」歐陽煌笑的輝煌燦爛,「好了,別生氣了。是因為最近聽人說,圖書館不太平靜,好像有幾個人見鬼之類的……一般來說,要將整所學校都納入自己的領域,一定會有一些徵兆出現的,所以就先去看看囉!運氣好的話,說不准一次就可以解決了!」

 

啊啊,這個她有印象。下午的時候,她和路亦霏有親眼目睹那個叫做陳博瀚的學長,疑似癲癇發作,全身顫抖,雙眼無法聚焦,簡直就像是被什麼東西嚇到似的。但後來再問,陳博瀚非但不領情,還出言不遜,令她和小霏很是反感。

 

據路亦霏所言,那個陳博瀚是個企業主的兒子,帥氣又多金,但是嘴巴很壞。之前被清潔玻璃架砸死的學姐徐韓莉,就是他的女朋友。

 

「可是,如果源頭不在圖書館呢?」顏思瑩想到了最壞的情況,「難道我們就永遠無法離開學校了?你既然可以無視鬼打牆,找到前往圖書館的路,那為什麼不能找到通往校門口的路?若能逃出去,我們就可以尋求支援了。」

 

歐陽煌停了下來,猛地抬腳一個迴旋,踹破了某間教室的窗戶,把手探了進去,將窗鎖解除。他推開窗戶,接著手扶窗櫺躍了進去,回顏一笑,示意顏思瑩跟上。

 

顏思瑩嘆了一口氣,俐落地翻了進去。果然裡頭不是方才在走廊上看見的熟悉教室景像,而是另一條路,夾道竟然也有教室。

 

這裡真如歐陽煌所言,所有的東西都只具形體,但功能都已錯置或喪失。學校裡的所有通路,早就已經被打亂。

 

自然,不管是破窗,或者是翻牆,警鈴根本就不會響。因為緊接在後的,又是另一條貌似正常的走道。

 

這根本就不是顏思瑩所認識的學校。走道的出現總是在很不可思議的地方,無法用肉眼或常識來判斷,更遑論是辨認方向了。要不是有歐陽煌在領路,她還真不知道自己會怎樣,應該現在還在鬼擋牆中吧!

 

「找到了也沒用。妳想想,我們剛剛不是有翻過一堵矮牆嗎?但矮牆後的卻是女廁。同理可證,就算翻出校門,我們還是又會回到學校。只要沒有解除那不知道是什麼東西設下來的空間結界,關掉源頭,學校裡的每一條通路都會相連,變成一個巨大的迴圈,無可謂終點與起點……」

 

他舉起食指,頭頭是道的說:「換句話說,空間結界和鬼擋牆有異曲同工之妙,作用都是要把人給困住。只有找到迴圈中最脆弱的接點,也就是源頭,才有離開的可能。」

 

翻過窗之後,歐陽煌比了比開始自動修復的玻璃窗戶,不到幾秒又恢復成尚未被人打破的原樣,「妳看,又變回原狀好來迷惑我們的方向了。總之,就算源頭不在圖書館也沒關係,至少我們一定會有一點線索。」

 

「什麼意思?」不解地,她問。

 

「我是靈媒呀。」他勾起嘴角,眼露自信專注,「古老的書靈,一定會知道些什麼的。」

 

「書靈?」顏思瑩覺得自己真的好無知,怎麼一直在發問。

 

「就是學校的常駐靈。我們學校也是有幾個在固定地點遊盪的幽靈,他們會習慣在某幾個地方出現。既然我們現在在結界中,即便是靈力稀微如妳,應該也可以看的見一點影子才是。」

 

歐陽煌如此輕鬆地表示。只要時機到了就知道,敬請拭目以待。

 

顏思瑩是個非常務實的女孩。雖然接受力很強,但嚴重缺乏想像力。又走了好半晌,非常不想要問問題的她,終於還是囁嚅著,發問了。

 

「歐陽煌,我一直很想問,你嘴裡所謂的結界,是不是就是那個、那個……」

 

見歐陽煌面露好奇的表情,顏思瑩有點慌亂地掐了幾個手訣,小聲唸道,「方圍、定礎、結、滅!」

 

歐陽煌愣住三秒,會過意來,不禁哈哈大笑。沒想到顏思瑩雖然看起來很成熟理智,可是想法居然會這麼的可愛,真是太有趣了。

 

一邊狂笑,一邊說:「妳居然看過《結界師》這麼古老的卡通,真是太……」

 

啪!

 

話語嘎然而止,在臉頰被人攻擊時,就算是靈媒也只能茫然地乖乖閉嘴。歐陽煌撫著臉,呆呆地望著雙頰泛紅的顏思瑩,完全無法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顏思瑩丟臉地撇過頭,在心中暗惱。早知道就不要問了,這傢伙的反應,為什麼每次都如此欠揍?

 

她倔強地越過歐陽煌,走在他前方,不讓他看清自己臉上的表情,可是心中的小宇宙卻如此地大聲哀嚎:

 

『可惡,平日那個淡漠冷靜的顏思瑩,拜託妳快點回來吧!』

 

○●

 

「所謂的結界,就是由擁有強大力量的靈所佈下的領域,而在這個領域內,那個靈是無敵的。他可以依自己的喜好,扭轉所有的法則,例如像我們現在的鬼打牆,就是其中一種……

 

「其實學校還是一樣大,不過因為肉眼被領域所產生的幻覺迷惑,所以才會始終在原地兜圈子。一般來說,能佈下結界的靈,通常都是兇靈,也就是俗稱的厲鬼,因為執念未消或有心願未了,所以想要在轉生前自行解決因果……」

 

歐陽煌摸了摸自己紅腫的臉頰,非常識時務地說出不兜拐的解釋。「反正,真實情況和想像力太過豐富的《結界師》裡所描述的結界大不相同。雖然無可否認的,《結界師》真的還蠻好看的。」

 

顏思瑩走在前方,以哼的一聲代替回答。現在的狀況實在是很詭異,遇到鬼打牆的她,不得不依賴這個自稱是靈媒的隔壁班同學,歐陽煌。因為,只有擁有靈力的他,才能在這個宛若迷宮似的學校中,找到通往正確方向的路。

 

可是,就算知道只要跟著他說不定就可以順利離開學校,顏思瑩還是對歐陽煌沒有半分好感。

 

明明感覺上是一個氣質很純淨的少年,卻老是要裝做一副油條的痞子樣,美女來美女去的叫著她,叫人氣不打一處發。

 

但如果因為這樣就乖乖地等在原地等待別人找到源頭破除結界,她又無法接受這樣軟弱無用的自己,所以還是選擇跟上。

 

在跟他一起尋找可能就是源頭的圖書館途中,顏思瑩發現,歐陽煌雖然講話很沒有重點,也很容易拐到天邊去,但其實他懂得非常多。所以面對眼前一無所知的情況也毫不畏懼,甚至還能懶洋洋地做出推論,似乎完全不擔心的樣子。

 

他說,佈下空間結界應該是個厲鬼。不過可能不是針對他們兩個,不然在路上早就現身把他們整個半死,以平自己的怨氣。

 

大概只是碰巧被捲進來的他們,如果想要速戰速決,就必須要找到破解結界的方法或是把那隻厲鬼解決。否則,就只能等到對方成功報仇,牽絆已了,結界才會自動消失。

 

而趕時間的顏思瑩,自然等不了那麼久。她還要和小霏熬夜弄報告呢,根本就沒有空浪費那些無謂的時間與之周旋!

 

聽到這個意料中的答案的歐陽煌,只是微微一笑,用堅定的步伐繼續在身前領導,不時出聲引路。

 

空蕩的迴廊因為多了一個人的足音,即便氣氛仍舊詭譎,但卻不再讓人感到孤單害怕。

 

不知為何,顏思瑩總覺得歐陽煌雖然在這種時候顯得很可靠。但在那慵懶的外表下,似乎還是有所隱瞞,讓自己無法完全地相信他。

 

無論如何,自己現在也就只能跟著他。卻是有所保留的。

 

「思瑩美女,我們到了喔。」

 

歐陽煌突如其來的話語打斷顏思瑩的思緒,她環伺周遭,有些茫然無措。這裡既沒有窗,也沒有門,哪裡是通往圖書館的路?什麼叫做「我們到了」?

 

看出了顏思瑩的疑惑,歐陽煌輕笑,比了比眼前的垃圾桶,打開了蓋子,然後指向不可燃垃圾的那個箱子。箱子裡面還有五分滿的廢棄物,飄出陣陣奇怪的臭味。

 

只見歐陽煌一手平舉,比了一個邀請的手勢。

 

無比紳士地,他說,「美女優先。」

 

顏思瑩傻眼了。吞了吞口水,有些艱難地開口,「你是指……通往圖書館的路口,就是要跳進這個不可燃的垃圾桶裡?」

 

「是的。」

 

歐陽煌肯定地回答,抬起眼,對上她的。顏思瑩看見他的清澈黑眸帶著一絲狡然的笑意。

 

這傢伙百分百是故意的!

 

為什麼連哈利波特進入斜角巷都只要敲幾塊磚就好了,她去個圖書館卻要從垃圾桶裡進去,而且還是無法回收的不可燃箱子!顏思瑩非常懷疑,這個厲鬼真的沒有要整他們嗎?還是說,其實是歐陽煌要整她,以報自己剛剛又賞了他一個大暴栗的仇?

 

「真的沒有其他路了嗎?」顏思瑩垂著頭,有氣無力的問。

 

「有呀。」歐陽煌笑的更歡了,有種幸災樂禍的感覺,「再三十秒,就過了半小時,學校的所有通路又會大風吹。我們可以重頭找,或許下回,就不會再設在垃圾桶囉!」

 

聞言,顏思瑩錯愕的抬起頭,想也不想就抓起歐陽煌的右手,看向他腕上的古樸銀質環錶──八點二十九分四十三秒。

 

打從發現訊號沒半格的那時候起,通訊機上的時間就停住了,就連歐陽煌的黃符也只能維持三分鐘左右的正常狀態。而歐陽煌的環錶因為有受到特殊保護,所以不受影響,顯示的是正確的時間。

 

但這不是重點,現在的重點是,學校的通道每隔半個鐘頭就會換一次位置,這個傢伙根本就沒有說呀!

 

她就曉得,這個貓樣的狡猾少年不可信!

 

捏著鼻子,不敢再多想,也沒時間再把裡頭的廢棄物給倒出來。顏思瑩無視站在一旁的歐陽煌,直接跳進了垃圾桶裡。

 

她還要繼續趕報告,被捲進什麼結界就已經夠衰了,怎麼可能在為了這種小事而耽誤半個鐘頭!

 

入眼所見,一片黑暗,伸手不見五指。感覺身子不斷的下墜,就像坐在某個隱形的溜滑梯上。或許是因為從垃圾箱裡滑下來的,洞口狹小,所以總有種擁擠感,讓顏思瑩不敢輕易地亂動。就在她適應了黑暗,想回頭看看歐陽煌有沒有跟上的時候,前方突然傳來匡啷的巨響。

 

那是玻璃碎裂的聲音。

 

還來不及反應,顏思瑩已衝出了黑暗的隧道外,一屁股跌坐在一地的碎玻璃上。

 

幸好,她今天穿的是比較硬質的短版牛仔褲,即便是坐在碎玻璃上面,也沒有半點受傷。真是不幸中的大幸。

 

拍了拍薄外套上的塵屑和污物,順帶用腳上的高跟長靴把地板上的碎玻璃踢到遠一點的地方,免的窗戶自動修復的太快。

 

接著,她將頭探出了窗戶,望向那深不可測的黑暗,不禁嘖嘖稱奇。

 

沒想到那走廊上的不可燃垃圾桶所連接的,居然會是圖書館的窗戶!要不是自己親身經歷,她還真是不信。不過,歐陽煌呢?他沒在八點半的通路大風吹前跟上來嗎?

 

才正想著,就聽見遠方傳來了大吼,是歐陽煌的聲音。不過可能是因為通道狹小,所以產生了重重疊疊的回音,讓吼聲變的很含糊不清,反而聽不太懂他在說什麼。

 

顏思瑩又把身子探出去了一點,想要聽清楚他在說什麼。

 

「!@#$%^&*()@#$%^&*()!@#$%^&*()@#$%^&*……快點離開出口啊啊啊──」

 

她終於聽懂他在說什麼了,可惜也太遲了。伴著尖銳的磨擦聲,通道裡猝不及防地衝出一個人影,正好撞上想要趕緊離開的顏思瑩,重力加速度讓兩人重重地摔落在地。

 

在半空中,早發現到可能回閃不及的歐陽煌抱著顏思瑩轉了個身,用自己的背承受了絕大多數的壓力。即便如此,兩人還是在地上翻滾了幾個圈,才消解了衝勢。

 

當顏思瑩發現騷動似乎平息了,緩緩地睜開眼,發現自己居然躺在歐陽煌的身上!她的長鬈髮散落在他的胸膛,甚至可以感覺到他的鼻息還有穩定的心跳聲。

 

方抬首,一雙黑眸似笑非笑地瞅著她,令她尷尬萬分。慌忙打掉了他不知何時擱在自己腰上的手,站起身,臉頰奇燙。她卻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害羞還是被氣的。

 

剛剛來不及離開窗口的她,很清楚地看見歐陽煌的速度會這麼快的原因,他竟然坐在滑板上!

 

在黑暗中,滑板的輪子因為轉速過快擦出了細微的火花,甚至還聞得到焦味。請試想在一個呈四十五度傾斜的溜滑梯上玩滑板,然後站在梯口,看著上頭的人朝自己衝來,興許就能體會她的心情了。

 

她瞪著他那盛滿笑意的黑眸,愈發覺得他笑的像是一隻偷了魚的貓。氣憤難平地,她怒問:

 

「為什麼要用滑板?你到底知不知道很危險?還有,滑板打哪來的?」

 

聽見她彷彿在詢問晚歸丈夫的口吻,歐陽煌勾起了笑,低著頭,異常乖順地回答,「我下來的時間,是八點二十九分五十八秒。怕來不及,看到資源回收桶裡有別人丟棄的滑板,就拿來湊合一下。」

 

「為什麼不在我跳進來的時候就跟上,非得要等到最後一刻?」

 

她記得她跳進垃圾桶的時間是四十三秒,緊隨在後就不需要用這麼危險的方法了。

 

「因為,我怕會撞上妳。」像是想到什麼,燦爛的笑容變得有點苦。搖搖頭,意味深長地,他近乎嘆氣的說,「可惜,還是撞上了。」

 

總覺得他在指涉些什麼。顏思瑩的心跳怦怦,平靜的心湖泛起一池漣漪。她努力地無視之,想要說些什麼來掩飾自己的尷尬,卻發覺在這種氛圍下,似乎擠不出適當的句子。

 

看見她掙扎的神情,臉色瞬息萬變,每次張口欲言,可最後又吞回了肚子裡,了無聲息。歐陽煌以手撐地,站起身,觀察著陷入自我世界裡的顏思瑩,覺得非常有趣。

 

她到底在想些什麼呢?

 

「思瑩美女,有沒有人這麼形容過妳,妳其實很傲嬌呢。」本來應該是疑問的語氣,從歐陽煌嘴裡吐出,卻變成絕對肯定。

 

「傲嬌?」

 

顏思瑩的理智迅速回籠,對剛剛胡思亂想的自己感到慚愧。

 

她、她不過是沒有被爸爸和哥哥以外的男生抱過,一時情緒才會有些激動,絕不可能是動心,尤其對象還是這種油條兼不靠譜(?)的可疑靈媒!

 

嘴角牽起一絲冷豔的笑。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記右鉤拳猛烈地擊上了歐陽煌的肚子,讓他的身子硬生生地撞上了身後的書櫃,架上的書本散落一地,盡數砸在歐陽煌身上,讓他摀著肚子,哀聲連連。

 

「那你可得記住,絕對不要惹到傲嬌的女人,不然的話,後果自負。」她深呼吸,雙手高舉過頭畫圈順氣,很有大俠風範的。

 

「痛死了!妳是不是有學過跆拳道還是柔道之類的,下手太狠了!」

 

歐陽煌扶著書架艱難的爬起,隨著他的動作,書又掉了幾本。有人說,女人的心情就像天氣,歐陽煌現在對這句話有無比的認同。

 

褒也不是,貶也不是,連幽默一下也不行,他嚴重懷疑,他會不會都還沒遇到厲鬼,就先被顏思瑩的颱風尾掃到掛點?

 

「不,我沒有學過。」傲嬌女俠淡漠地撇了他一眼,「但我看過《第一神拳》,有稍微琢磨一下。」

 

歐陽煌無言了。他蹲下身,默默地想要把一地的亂書收好,以免等等去禁書區會請書靈的時候被人家拒絕。順便在心中悄悄地祈禱,不要再惹到這朵帶刺的有趣玫瑰,說實在話,就算不趕時間,他也很想趕快出校回家呀!

 

「咦?」他發現了腳邊的一張紙,米黃色,聖經紙材質,邊緣滾著毛邊,看上去有些年代,「這是哪本書上掉下來的嗎?」

 

他翻過了面,竟愣住了。

 

那是一個圖騰,繪有兩個重疊的圓圈。內圈與外圈裡各有一顆星星,共有十三個角。每個角毫不突兀地抵著圈。在圈與圈之間,好像還有著很精美的雕花。

 

見他的動作僵住了,顏思瑩也覺得自己剛剛似乎有點過火,懷了點歉意湊上前想幫忙,卻在看見圖騰後不禁驚叫出聲:「這是什麼呀,魔法陣嗎?學校怎麼會有這種東西?」

 

「不知道。我們這裡收拾好了,趕快上去問書靈。情況可能比我想像中嚴重。」歐陽煌一臉沉重,「雖然我不清楚西方的魔法陣,但基本概念還是有的。傳說中,五芒星可以召喚死者,那妳知道這種雙生的十三芒星可以召喚什麼嗎?」

 

顏思瑩搖搖頭。

 

「十三芒星,可以召喚惡魔。」歐陽煌微微一笑,目光裡卻沒有溫度,「有人觸犯禁忌,要倒大楣了。」

 

○●

 

「惡魔……」顏思瑩瞠目結舌,「是那個頭上長角,眼睛血紅,殺人如麻的惡魔嗎?」

 

歐陽煌將那張繪有召喚陣的紙收進口袋,一邊繼續把書歸回架子上,一邊皺著眉回答:

 

「很難形容,每個魔主或惡魔的型態不同,但通常個性都很反覆無常,只憑自己的喜好行事。因為力量太強大了,所以存在於另一個空間,除非有人召喚,有了契約的加持才能來到這個塵世。」

 

顏思瑩也跟著幫忙把書歸位,有些擔憂的問,「可是,你不是說這個結界是厲鬼佈下的嗎?怎麼又會變成惡魔?」

 

「所以我才會說事有蹊翹,反正這個召喚陣不該出現在這裡。會被夾在書中,就表示有人來過,可能藏匿,也可能借閱。無論是什麼,都不會是什麼好事。」歐陽煌撿起地上的最後一本書,填滿了架上唯一的空缺,「好了,去禁書區找書靈吧,見多識廣的古老靈魂,應該能為我們解答。」

 

學校的禁書區,是只有教師許可的人才得以進入的區域。平常時候,禁書區的櫃檯都會有志工在處理行政工作,順便核可進入者的身分。

 

在科技化的現在,也存在許多因科技而生的弊端,為了防止有心人利用指紋膜或聲線模擬來欺騙機器。所以,禁書區全面採用人工辨識,只有相熟的老師才得以進入翻閱,可見學校對這一區珍貴資料的重視。

 

但此刻處於空間結界,所有的防盜措施形同失靈,當然也不會有人看守。歐陽煌和顏思瑩如入無人之境,繞過了櫃檯,就直接進入。

 

「哇!好多書喔!」顏思瑩不自覺地發出驚嘆。

 

禁書區的書架與天花板齊高,空氣中飄著一股書卷與墨水的香氣。這是只有歷史悠久的古書獨有的。她好早就想進這裡看看,只是身分級別不到。在這種情況下親眼所見,讓她有一點興奮。

 

手指拂過幾本牛皮封面的書皮,泛黃的道林紙翻捲,看起來無比脆弱,彷彿只要一碰就碎了。

 

但這些看似脆弱的珍貴書籍,卻躲過了政局動盪、時代戰火、風潮蟲蛀,記載著先人的智慧結晶,橫越了十年、甚至百年的流光,靜靜地躺在這裡,靜候有緣人的翻閱。

 

思及此,顏思瑩的目光轉為尊敬。這些古書,都是她的長輩呀!

 

「很有趣的小姑娘。現在喜愛閱讀的孩子越來越少了呢。」老邁的聲音有些嘶啞,卻氣如洪鐘,朝她後方傳來,語帶調侃,「漂亮秀麗的女孩兒,沒有靈力,卻有著很特別的靈光,是您的女朋友嗎?煌大人。」

 

「這個嘛……我還在努力中耶……」歐陽煌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頭,眼角偷偷地瞄向顏思瑩,想看看她有什麼反應。

 

孰料,顏思瑩完全沒有理會他,只是錯愕地看著書靈現身的方向。接著伸出手,居然穿越了書靈的身體,讓歐陽煌大吃一驚。

 

都身處在很陰的空間結界了,厲鬼也應當不是針對他們,為什麼顏思瑩還會看不到?

 

「怪了,明明就是這個地方有聲音……」

 

茫然地,她四處摸索,想弄清楚聲源。結果就是又從書靈的身體穿過了好幾次,連書靈的靈體都有點潰散,只能緩緩地升高到顏思瑩撞不到的地方。

 

這也太威了吧!撞個幾下就可以讓靈體潰散,而且顏思瑩自己還完全不知情,她到底是什麼東西?

 

「煌大人,不是她很威。還有,她是人不是東西。這個小姑娘只是體內完全沒有靈力,所以當有靈體靠近的時候,她就很本能地接收了。」書靈捻了捻自己花白的鬍子,頭頭是道的說,「基本上,這種人就是很稀罕的『鬼魂絕緣體』,任何靈一旦上她的身,就會被馬上吸收,也很不容易被靈騷現象影響。就某方面而言,和您完全相反呢。」

 

「咦,那個聲音又出現了,好像在書架上耶?」顏思瑩聞聲抬頭,想要找找看歐陽煌所謂的書靈。

 

「等一下,妳沒有靈力無法看見他。別再找了,危險。」歐陽煌一把拉住她的肩,「反正妳也聽到聲音了,我來描述模樣給妳聽吧。」

 

「你明明說我看的見的,害我還有一點期待……」顏思瑩不滿地噘著嘴,她還蠻想看看書靈的模樣的。

 

「抱歉,我原本以為妳只是靈力微薄,沒想到是完全沒有,所以妳這輩子是注定看不見了。不過,如果是強大的靈的話,就一定可以看見喔!」歐陽煌的語氣活像在哄小孩,「這樣多好,妳就好比一根很粗的保險絲,只有緊急情況才會看的見厲鬼,平常生活都不會有影響,這可是很多陰陽眼的人都超羨慕的事耶!」

 

顏思瑩不懂這有什麼好羨慕的,只能無奈地搖搖頭,「跟我說說書靈的模樣吧。」

 

歐陽煌點點頭,正要開口形容,卻被坐在書架上的書靈插進了話來,「我是一個擁有銀白色短髮和銀白色長鬍子的性格男人喔!」

 

銀白色短髮和銀白色長鬍子……顏思瑩有點想像不能。

 

「思瑩美女,妳不要理那個唱秋愛現的老爺爺。他就只是個地中海頭,留著及地的花白長鬍子,頭上帶著一頂巫師帽,鼻子掛著金絲框眼鏡,身上穿著像是浴衣的袍子。整體而言,有點類似小時候科學麵包裝上的老爺爺。嗯……真的蠻像的。」歐陽煌滿意地以拳擊掌,覺得自己形容的真好。

 

這樣說,顏思瑩就大概理解了。不過,不能看科學麵老爺爺的幽靈版還真的是有點可惜。她用手肘推了推歐陽煌,自我介紹完,該辦正事了。

 

歐陽煌上前一步,朝上方對書靈拱手一拜,恭謹的說:

 

「我有一事相問,請問您知道現在佈下結界的厲鬼是誰嗎?還有,目前他位於何方?」接著,他從口袋裡掏出了那張繪有召喚陣的聖經紙,轉了個面亮個書靈看,「我們還發現了這個十三芒星的召喚陣,可以的話,希望請您看看這個召喚陣的用途。」

 

書靈見狀,緩緩降下了地,扶著金絲框眼鏡,瞇著眼,仔細端詳那張繪了十三芒星的召喚陣老半天,未語先嘆氣。

 

「唉,這個召喚陣並不完全,不可能會召喚出惡魔。你看,這個圈與圈之間的小字符咒,可是西方的希臘文。真要說的話也是魔法增幅陣,卻硬是被轉成召喚的形式。這種不成熟的東西,會召喚出什麼來我也不知道……但是,這個十三芒星擁有強大的增幅力量,倒是可以肯定的。」

 

書靈敷衍似的聳了聳肩,「外面有沒有結界我不清楚,反正冤有頭債有主,互為因果,不能強求。既然人家以禮相待,也沒有犯到你們,不如就乖乖地等他報復完吧。你們別太多管閒事了!」

 

語末,書靈還對看的見自己的歐陽煌挑了挑眉,像是在警告他們別沒事淌渾水。人家厲鬼要報仇也是要滿足很多條件的,好不容易成功佈下結界,他倆去湊什麼熱鬧!

 

「可是,我收到了一封偽裝成我好友的簡訊,指示我回教室拿了這個東西。」顏思瑩將塑膠袋裡的A4方盒拿了出來,轉頭問歐陽煌,「現在可以打開了嗎?」

 

歐陽煌含笑頷首,「書靈在任何的領域都是絕對中立的存在,不會偏袒任何一方,除了厲鬼要報復的對象外。既然現在我們看的見他,也聽得見他的聲音,就代表我們都只是無端被捲入。這個盒子裡的東西,說不定是厲鬼要給我們的線索呢。所以對我們應當無害,可以放心打開。」

 

「噢,對方還有給你們禮物呀。那你們也不一定是無端被捲入的……」書靈幽幽地插進話來,「也有可能是人家認識你們,所以才會好心給你們線索呢。」

 

顏思瑩聽見一人一靈如此保證,終於放下了心中的大石頭,「那麼我要打開了喔!」

 

她掀開盒蓋,在看見裡頭躺著的東西時,心頭猛然一驚。那個東西她今晚已經見過無數遍,熟悉到無法再熟悉,有種詭異的感覺。

 

歐陽煌不知她心中所想,毫無芥蒂地拿起盒裡的東西,翻來覆去,不解地問:「就一把紅色的破傘而已,就算用繩子纏著也無法修復骨架,這是哪門子的線索呀?」

 

「那把紅傘我見過。」顏思瑩抱著雙臂,身子後縮,下意識地想離那把傘遠一些,「那是徐韓莉學姐的傘。她也是上週清潔玻璃架事件的唯一罹難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pa 的頭像
mopa

靜茉帕然

mop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