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 規
※請勿惡意批評或留言廣告,違者恕刪。
※創作與分享皆為個人觀感,若有雷同,純屬巧合。
※轉載文章煩請留言告知並載明出處,感謝。

 

※寫在故事之前※

 

本文定位為靈異冒險戀愛(?)小品。喜歡微恐怖帶趣味者,歡迎挑戰。

當然,若您無法接受任何一絲的恐怖靈異,請勿入。感謝配合。

 

櫻淚修正版在冒險者天堂同步發文,希望潤修過的文可以給您更順暢驚險的感受,且能確實傳達故事裡所蘊含的意念。

http://paradise.ezla.com.tw/modules/article/articleinfo.php?id=158379

 

每週二、五發文直至本卷結束,共十章+一番外。在此敬祝諸君閱讀愉快~~

 

茉帕(2013.4.23)

 

 

○以下正文開始●

 

 

剛開學,時序本該入秋,但即便身處通風涼爽的頂樓,仍帶有一絲熱意。

 

女孩抬眼遠望西斜的夕陽,快要到約定的時間了。她緊張地握住雙手,不自覺地祈禱。

 

「他一定會來的,一定會的……他不會忘記我的……」

 

她嘴裡喃喃唸著,像是給自己的緊箍咒。只要他來了,就代表他還在乎自己,一切都還來的及,可以重來的。

 

她真的好喜歡好喜歡那個人。即便當初決定和他交往的時候,身邊所有的親朋好友都反對,甚至是看衰他們的戀情。個性保守的爸媽還把她掃地出門,揚言要斷絕關係。但這一切,都只是對他們愛情的試煉。

 

再說,所有人的關係都斷了個乾淨,反倒更好。讓她可以和心上人待在自己的小世界,你儂我儂,耳鬢廝磨,也沒人管,多美好。

 

她把所有的一切都給了他,愛情、初吻、第一個夜晚,全都給了他。她為了他,和親友反目、家人成仇,什麼都沒有了,就只剩他。

 

可是,他怎麼可以背著她偷偷搞上小學妹呢?怪不得,最近他對自己冷淡許多,甚至有些不想搭理。

 

所以,她在他的衣服口袋留了紙條,約在放學後的學校頂樓,想要把一切攤開來說。如果他對那個學妹只是玩玩,那就趕緊分手,他們之間的愛情還來的及挽救。

 

畢竟,她的肚子裡,有著什麼東西都無法取代的羈絆。

 

只要他來了,自己親口對他說出這個讓人害羞的好消息,他一定會回心轉意的。

 

「嗨!」

 

聽見後方傳來熟悉的聲音,女孩開心地回過頭,視線卻在對上自己男友旁邊的人時凝住了,是那個小學妹!

 

幾乎不到一秒的猶豫,心中的一團焦火霎時熄滅,如墜冰窖的寒涼。慣性的,她臉上堆起禮貌而疏遠的微笑,優雅地對男友和小學妹頷首。

 

「博瀚,請問這一位是?」

 

「哦,這是我的新女友,徐韓莉。」他大手一攬,摟著小學妹的細腰貼近自己,用蠻不在乎的口氣,說:「現在,我要當著莉莉的面說清楚。我們分手吧。從今往後,老死不相往來。」

 

女孩簡直無法相信自己耳朵所聽到的,臉上佯裝的笑容頓時消失。她錯愕地望著男友,有種想要確認日期的衝動,但心裡清楚明白,今天既不是生日更不是愚人節。博瀚雖然語帶不悅,可神情卻無比認真。

 

即便如此,她還是想要再確認。

 

「你、你說的是真的嗎?」說出口的話語,居然在顫抖,「為什麼……為什麼我們要分手?先前一個禮拜,我們不是還好好的……」

 

「好妳個鬼啦!妳到底知不知道要跟妳在一起,我有多煎熬!」他不爽的睨著她,眼中沒有平日的深情,只有厭惡,就像在看一團嘔吐物。「要不是我和哥們打賭輸了,我會去追妳這塊冰山?就憑妳那副路人樣,還自以為是現代版的小龍女嗎?」

 

他緩了緩氣,轉轉脖子,像是想到什麼,低笑一聲,「不要學那些電視劇逼問我為什麼要分手、為什麼不愛妳之類的無聊話,妳要我怎麼回答?光看了就倒胃,更不用談愛了!感情這回事,就是這樣,一旦認真,就輸了。」

 

「可是,瀚瀚呀……學姐看起來好像認真了喔……」美豔動人的徐韓莉眨眨眼,帶著興趣盎然的觀察眼神,「而且,陷的挺深的樣子,哭的好慘喔……這樣,更醜了耶……」

 

女孩用力抹去臉上的淚,可是淚水還是不停從臉頰上滑落。

 

她自知自己不漂亮,所以一直很自卑,不是很敢與人交際,就怕一個行差踏錯就會讓人討厭。可是,少女情懷總是詩,哪怕相貌平凡,她還是在心中悄悄地渴望有一個帥氣完美的男人來愛她。

 

就在這個時候,博瀚出現了。

 

他接住了從樓梯上差點失足跌落的她,那是第一次的相遇,有如英雄救美般的故事情節。後來,他們常常不期而遇,一起吃飯,一起寫作業。久而久之,就順理成章的在一起。

 

博瀚帥氣而多金,是某個知名企業主的兒子,吃喝玩樂更是一等一。交往的這些日子,他帶她去夜店飆歌、去陽明山看夜景,甚至還和暴走族尬過車。每一次的出遊都顛覆了她自小的認知。

 

明明就不會危險,很有趣刺激的,為什麼親朋好友都為了這種芝麻綠豆大的小事要她和博瀚分手呢?這樣的約會多酷呀!

 

她將自己的一顆芳心全都託付給他,用情至深,連父母好友的勸告都不顧,就是要和他在一起!他怎麼能夠突然用這麼殘忍決絕的態度,說曾經擁有過的甜蜜都只是兒戲!

 

「你別再開玩笑了……我真的好喜歡好喜歡你,若我有什麼不好的,你說,我都願意改……」她囁嚅地抓著他的手,可憐地哀求,帶著哭音。

 

「妳才在開玩笑吧!」博瀚用力甩開她的手,從口袋裡掏出紙巾擦拭,彷彿怕被傳染什麼似的,「我已經用中文說的很明白了,我、根、本、就、不、喜、歡、妳。所以妳對我來說,從頭髮梢到腳指頭全都糟糕透頂,不可能改的了!妳去投胎搞不好還比較有機會符合我的審美!」

 

「可是……」

 

「別可是了,妳們女人要的是什麼我會不知道嗎?」他粗魯地截斷她的話,像是想要趕快中止這齣無聊的戲碼,「遊戲規則我很清楚。妳們要的,不就是錢嗎?」

 

他從皮夾裡掏出一疊千元鈔票,在女孩面前搓開,往她臉上砸去。鈔票如雪花,漫天散落,飄過她震驚無比的臉上。這真的是她的博瀚嗎?

 

「不對、你不是我認識的博瀚,你是惡魔!你怎麼可以賤踏我對愛情的認真,你知道我根本就不可能會在乎那些錢!」她猝然暴起,用力掐住博瀚的脖子,「你說過會愛我一輩子,不管我的樣貌的,因為你愛的,是我的心……你明明說過的……」

 

明明說過,要一起考上大學,畢業,生子,共組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所有的年少輕狂都將成為對孩子訴說的床邊故事,我們會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妳夠了吧!」徐韓莉使勁拉開她掐住博瀚的手,「愛做少女的夢就去找他人,玩不起愛情就少來招惹,乖乖滾回侏儸紀去,別來禍害人間!」

 

她看了看博瀚頸上的紅痕,幸好,沒什麼大礙。她可不希望自己巴上的這個金主有什麼損傷。親暱地挽著博瀚的手,小鳥依人地偎在他懷裡。徐韓莉嬌聲道:

 

「瀚瀚,走了啦,不要再理這個瘋女人了!今晚小綠開了party,再不去就來不及了,走啦……」

 

博瀚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有種心有餘悸的感覺。說實在話,他還真沒想到素來文靜內向的她會在最後來這麼一招。不過,看著跌坐在地上,整個人彷彿失了魂的前女友,想來這就是她最後的反撲了。

 

但她怎樣又關他什麼事呢?反正都已經按照哥們的約定和她交往了三個月,贏了賭約和面子。像她這樣的古板貨色只不過要多用點甜言蜜語,多費些功夫罷了。

 

女人這種東西,一旦成功攻略了,就不值一提。

 

「嗯,我們走吧。今天運氣有夠背的,發生一堆鳥事。我看今天就玩個通宵吧……」

 

他曖昧的看了眼身邊的可人兒,一手自然地摟上她的細腰,不安份的游移。徐韓莉嗔了他一眼,把他胡來的手給打掉。博瀚露出了可惜的微笑,打開門,看也不看前女友一眼,攜著新女伴直接離開。

 

砰!

 

身子一顫,安全門關上的聲音驚醒了她。女孩怔忪地望著灰撲撲的地板,遠處散落了幾張鈔票,像是在提醒她,所謂的愛情是何等可笑,曾經那樣祈求他的自己又是何等卑微。

 

她茫然地摸摸自己的肚子,淚水爬滿臉龐。那麼這個該怎麼辦?

 

『大姐姐,妳也被人背叛了嗎?』幽幽的聲音,如泣如訴,從後方傳來。

 

女孩反射性地正想轉過頭,卻發覺在夕陽的映照下,自己在地板上的影子彷彿有生命力似的,自行蠕動延伸,變換開展。不多時,竟形成另一個異於自己、略顯嬌小的人形。

 

一陣涼意,從脊椎骨尾端慢慢地蔓延到腦門,全身的寒毛直豎。

 

她感覺到,似乎有什麼東西落在她的肩頭。輕柔的,嬌軟的,像羽毛,也似水滴。

 

眼前的情況絕對不正常。理智告訴她不應該回過頭,要趕緊打開眼前的安全門逃開,可是,該死的好奇心卻驅動了她的身體。她慢慢地、慢慢地轉過頭──

 

『我們一起殺了負心漢,好嗎?』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pa 的頭像
mopa

靜茉帕然

mop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秋笛
  • 是我的錯覺嗎?
    怎麼那對男女說的話更毒了.....。
  • 有稍微調整一下......
    不過我想應該沒有更毒吧(畢竟本來就很毒了xd)

    mopa 於 2013/04/26 10:56 回覆

  • 悄悄話